【任务完成,解锁角色:叶梦然。】

  杨玉英翻了下身,咬着指甲瞪着自己的游戏界面。

  角色栏里出现了张卡片,上面的叶梦然遍体鳞伤,双手缠着雪白的绷带,地上躺着一把佩剑。

  杨玉英看着叶梦然的手,又用力瞪游戏界面。

  这东西要是有血肉,自己非把它蒸、煮、煎、炸了不可。

  想一想,她为了解锁角色,费了多大的力气,吃了多少苦头!

  杨玉英同叶梦然的同调一提高,叶梦然的所思所想,受的伤,忍的痛,她也全都能清晰感知。

  这也就罢了,可说好的鼎盛时期呢?

  叶梦然受伤这么重,连双手都废了,这也算鼎盛时期?

  可惜,游戏界面没那么智能,乖乖闪烁着温柔的光,完全不觉得自己做了多糟糕的事。

  杨玉英叹了口气,关了界面,走出船屋。

  其实也挺不错的。

  回了房间,杨玉英直接躺下踏踏实实地睡了一觉,睡得正香甜,就有侍女来报,长平书院有人送来讣文。

  杨玉英登时怔了怔,顾不得换衣服,连忙出去,果然见来人穿着长平书院的护卫制服。

  看起来还有一点眼熟。

  来人披麻戴孝,见到杨玉英跪下痛哭,呈上讣闻。

  杨玉英一时都有些慌。

  书院里有几个上了年纪的先生,但她回返之前,个个精神抖擞。

  读书人乃儒门弟子,也重养生,在长平,先生们早晚都有锻炼身体的习惯,饮食也恰当,虽然有了年纪,可个个都想再教书育人二十载,远不到退休的年纪。

  “是谁?”

  杨玉英接过讣文,看了一眼,心下震动,精神都不禁恍惚了片刻。

  徐山长?

  怎么会?

  山长年岁还不算大,尚不到五十,又性若孩童,可不似短命之相。

  杨玉英心中很是古怪,只觉口中略有苦意,令手下人招呼送讣文的护卫休息,便进屋收拾了素色的衣服换上,一边换衣服,一边不知不觉打开游戏界面,拉出亲友列表。

  扫了眼亲友列表,杨玉英登时怔住!

  呃,也许此地阴曹地府存在,人死魂不灭?

  要不然为什么徐山长的名字还这么亮堂堂?

  随即杨玉英就失笑摇头,她到记得蓝星远古历史上有个皇子,出了名的爱办活丧,人还活的好好的,丧事已经办了不知多少回,每一次都借机收礼。

  话说,他们家山长不会穷到这地步了吧。

  心下一气,杨玉英翻了个白眼,把素色衣服穿戴好,认认真真披麻戴孝。

  徐忠明是师长,师父如父,戴孝是应该的。

  他不是说自己死了?自己就穿一身白,天天守他棺材前头,让他好好地死上一回。

  虽则心下愤恨,杨玉英也知道,徐忠明长平书院山长,是为人师表的,不可能和那荒唐皇子一般胡闹,就是胡闹也只敢私底下,哪有这般正大光明发讣文给学生的道理?这必是有什么缘故。

  杨玉英才说要回书院,林官和夏志明就亲自登门来接。

  林官一看杨玉英的表情,就轻咳一声:“看来你是知道了?那也不好面无悲意,不妥,不妥。”

  杨玉英失笑:“我这宅子水泼不进,不经我允许,蚊子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花瓶女配开挂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我不想继承万亿家产只为原作者弄雪天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弄雪天子并收藏花瓶女配开挂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