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皆名贵,尤其是竟有一树粉梅,乱了节气,在盛夏时节开,朵朵粉白,并不花团锦簇,却自带清幽的美。

  张员外极喜欢自己的书房,每日都要坐在书桌前,吟诗作画读书。

  他年轻时便是文雅之人,如今这把年纪,依旧自以为是风流名士,当着儿孙的面也还罢了,总还要顾及体面,一把年纪,不比年轻时候,着实不好曝露本性,但每每在书房,却免不了摆文人雅士的做派。

  张员外知道自己在梦中。

  他和往常一样,坐在桌前,拿一本书捧卷细读,偶尔诗兴大发,倚靠窗前吟诗一首。

  “疏枝横玉瘦,小萼点珠光……”

  一阵风吹过。

  忽有一粉面少女,一袭青衣,款款而至,伸出素手为张员外斟茶磨墨。

  张员外脑子一乱,目光落在少女粉嫩的双足上,心中不自禁就升起几分怜惜。

  他本就是怜香惜玉之人,从年轻时起便钟爱美人,只看这些年陆陆续续纳的那些妾,也知道他在美色上是个把持不住的。

  要不是他妻子是他表姐,比他年长六岁,从来对他也没甚男女之情,两人成亲,是家里长辈的意思,再加上他表姐生性豁达,虽看不上他这副怜香惜玉过了头的性子,到也不强求,生了孩子便守着儿子度日,并不多管他,恐怕张员外的生活远没有现在这般舒坦。

  美人入梦,春宵苦短。

  张员外沉迷美色,不可自拔,这边陆清峰半夜醒来,竟再睡不着,翻到隔壁去,敲敲窗户:“欧阳少主,带酒了没?”

  欧阳雪默默起身,出门转了一圈,很快就拎回来两壶酒,还端了一叠热气腾腾的小炒肉。

  陆清峰竖起拇指:“一年多不见,少主还是这般有眼力。”

  他连忙翻出茶杯,用茶杯给两个人各倒了一杯酒,灌了一口:“通县能找到如此醇厚的梨花白,不容易啊!”

  欧阳雪喝酒不像陆清峰那般馋,浅酌慢饮,细细品尝。

  很多年后的藏剑山庄庄主并不饮酒,他一向觉得,饮酒会让人的剑法变慢,但这时候的欧阳少主,到还是愿意陪朋友喝上一两杯。

  陆清峰喝了两杯酒,脸颊染上一抹晕红,似醉非醉,却是心生感叹:“这人果然还要看命,张员外花心好色,却碰上张夫人这般‘贤良’妻子,于是家宅和睦,一辈子无病无灾到晚年,这等福气,可不是每一个花心鬼都能有的。”

  欧阳雪居然也露出一点笑意:“你说过,一个人的福气有数,虚耗太多,报应便至。”

  “哎,所以,张员外这是应验了我这句话。”

  陆清峰这般说,脸上露出点酸溜溜的意思来。

  一壶酒喝完,陆清峰算了算时间,欧阳雪转头看向窗外。

  “啊啊!”

  两声凄厉的惨叫响彻长空。

  张家上下,从老太太,到十七个公子,连同年长的几个公子的妻子儿女,齐齐聚集稼穑轩。

  稼穑轩里家丁仆从也是一脸的慌乱。

  大半夜惊醒,好些人衣衫不整,睡眼朦胧。

  但一冲到房内,看见张员外的刹那,所有人都清醒过来。

  两个道士手持法器,脸色铁青,很是不知所措。

  张员外的脸上又长出一截藤蔓,上面开始冒出一个个的花骨朵,藤蔓长得翠绿,瞧着就健康,若是生在地里,不失为一株好花藤,奈何长在脸上,只能让人倍感惊吓。

  “不可能!”

  两个道士简直要疯。

  那个叫思源的更是忍不住伸手去抓那花藤,刚一抓住,顿时口吐白沫,砰一声倒地不起。

  周围一下子更乱,老太太哑着嗓子迭声吩咐,令人把他抬走。

  张十一忽然想起来,回头扒开人群,一把拽住站在最后面的陆清峰,拖着他挤进门。

  “陆公子,您快给看看,这,这……”

  陆清峰笑了笑,走过去好声好气地喊:“张员外?”

  张员外眼皮颤抖,却是死死闭着眼睛不肯睁开。

  陆清峰莞尔:“敢问可在梦中遇见了佳人?”

  张员外身体一抖,依旧不言语。

  “有没有代陆某人通报姓名?”

  张员外终于忍不住,睁开眼睛,努力不去注意自己面上生出的藤蔓,小声道:“告诉她了。”

  他声音沙哑,简直欲哭无泪,他这回做梦清醒得很,偏偏察觉到有问题,可愣是不能控制梦中的自己,幸而不知为何,梦中的自己竟记得这位陆公子的话,竟真同那姑娘说了陆清峰的名字。

  陆清峰笑道:“那就好。”

  张老太太和几位公子,都听得满头雾水,等陆清峰同张员外说完话,这才急着追问:“陆公子,我儿到底是遭了什么邪祟,究竟是怎么回事?”

  陆清峰挥挥手,先让围在床前的众人散开,走过去伸手握住欧阳雪的剑柄,猛地拔剑,一道青光过后,张员外面上的藤蔓和花便一点点枯萎,化为飞灰,消失不见。

  张员外顿时吐出口气,坐起身,两眼呆滞,面上茫然。

  陆清峰笑道:“欧阳少主,你们出门应该都带着伯母做的汤膏,拿些给张员外,让他补一补。”

  藏剑山庄庄主夫人总觉得孩子们在外面吃饭吃不好,每次弟子们出门,都免不了拿些人参鹿茸炖鸡熬制成膏,装在盒子里让弟子们随身携带。

  反正藏剑山庄的剑法,出则冰雪相随,只要冷冻,这些膏能放许久。

  膏化为汤,半碗汤汁下肚,张员外的气色就好了许多。

  陆清峰这才一本正经地道:“其实也并非大事,只是张员外的‘妻子’长大了,想要生孩子了。”

  众人:听不懂!

  老太太蹙眉:“我家儿媳妇这两个月都在并县照顾亲家母,根本不在家,此事同我儿媳有什么关系?”

  陆清峰失笑:“不是张夫人。张员外是风雅之人,向往梅妻鹤子的生活,所以也娶了一房梅妻。”

  众人:“……”

  张十一仔细一琢磨,这事,他爹做得出来。

  张员外一向喜欢附庸风雅,时常向往先贤的隐居生活,虽然他每天不吃肉都受不了,可不妨碍他觉得自己是位雅士。

章节目录

花瓶女配开挂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我不想继承万亿家产只为原作者弄雪天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弄雪天子并收藏花瓶女配开挂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