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分钟的凝望,黑衣男人叹息一声,萧索的转身离开,那个背影含着无尽的心酸和惆怅,一种释然后的放松,似乎嘴角边勾起的弧度还带着一丝兴奋和愉悦。https://

  这个诡异至极的男人,与童佳是什么关系?

  男人快步离开墓园,宁冰儿紧紧尾随其后,这个男人的出现又是一条新的线索,为早日找到小美姐下落的一个新发现。

  时间越来越紧,离小美姐跳楼的期限也越来越近,她迫切想解救出这个袒护自己周全的女人。

  虽然说父亲的公司也窘迫不堪,但是至少钱与人命相比,生命似乎更重要,也更值得付出,而公司现在还有宁翔天盯着。

  黑衣人上了一辆黑色越野车,快速关上车门,扬长而去,只留下站在树后久久思考的女人。

  好好记下车牌号,凝思半会,冰儿脱下身上的工装,拧成一团,拿在手中,又一次回到墓园,看着墓碑旁交谈的两人,康奕表情木然,带着一丝凄苦,而冯杰似乎更加惆怅,更加痛苦。

  这对好兄弟,为了一个女人,他们能释怀吗?

  站在远处看了几秒,宁冰儿转身离开,毕竟这不是自己的主场,也不是自己该来的地方,静静的来,悄悄的走,自己本来就该这样。

  抬头仰望天空的康奕不经意间瞥见草丛的晃动,看到那高高的马尾,心收紧的疼痛一番,有种冲动,有种哀怨,有种委屈,想要拉着她,诉诉衷肠,但他强忍着心中的不舍和失落,继续佯装没看到的与冯杰聊天。

  有些时候,想见不能相见,遇见当成陌生,这就是成年人的世界,活在伪装下,穿在套子里,不愿走出,不想走出。

  转身离开的宁冰儿并没有急着回家,她想先去到公司,看看宁翔天在忙什么?

  公司到底成什么样了?

  还是又出什么新状况?

  盲目自信和盲目相信一个人,这是对公司的不负责任。

  宁冰儿匆匆忙忙赶来公司,门口的前台小姐眼睫抬起,看一眼进来的是谁。

  前台小姐看到进来的是宁冰儿,先是一惊,嗦的站起身,很快反应过来什么,冷哼一声,继续坐下修指甲,招呼都不愿和冰儿打。

  宁冰儿懒得和她计较,继续进去看公司情况。

  公司一片死寂,员工消极怠工,销售部的员工三五成群的凑在一起吹年,闲聊,一副悠闲的样子,根本没有一点上班的样子。

  休息间站着几个女员工,在攀比,在交谈着这一季新款的包包、鞋子、衣服,每一张放松的脸庞看不出一点认真工作的样子。

  反了?

  经理呢?

  死绝了?

  热闹交谈着的员工看到宁冰儿的闯入,根本不当一回事,毕竟她在公司没名没权,她的到来,无非就是一个笑话。所以他们依然大摇大摆地交谈着,玩弄着指甲,懒得招呼,也懒得敷衍,懒得奉承。

  世风日下的凄凉让冰儿感到一阵阵唏嘘,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难道他们不懂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重生之彪悍小跟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我不想继承万亿家产只为原作者艾小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艾小浩并收藏重生之彪悍小跟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