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城,临江别墅区。

  现在时间很早,天灰蒙蒙的,下着小雨,别墅群都笼罩在雨气水雾里面,朦朦胧胧的,看不清楚。

  嫣姐开着她的捷豹ftye,副驾驶上坐的是林窈心,二人都是一身肃穆的女士西装打扮。

  她们刚刚从方承墨的葬礼之上回来。

  方承墨的遗体被从赤狐实验基地找回来以后,先是送到了隔壁滨江市进行火化。

  至于江城本地的那个火葬场,再就被方林两家递了不知道多少次律师函了。现在方承墨的遗体确认被盗,相关人员该究责的究责,该下岗的下岗。

  捷豹车缓缓驶进了林窈心所住别墅的车库之中。

  “小窈,上楼先冲个澡,换身衣服,小心感冒。”嫣姐把车熄火,如此叮嘱林窈心。

  早上在墓园的时候,两个人被稀稀落落的晨雨沾湿,现在身上衣服都是潮湿且冰冷的。

  “嗯。”林窈心轻声应了一句,就从车库上楼去了。

  而嫣姐从车后座里面抱出一大沓文件出来以后,也是熟门熟路的进入了林窈心的别墅。

  看嫣姐这个熟练的样子,这别墅她显然不是第一次来。

  林窈心那么大一栋别墅,当然不会就只要一个淋浴间。

  林大小姐在别墅的二层洗浴,嫣姐则是自然地走进了一层的浴室里面,褪去衣物,冲起了热水澡来。

  腾腾的蒸汽,和温度适宜的热水,让嫣姐有些冰凉麻木的躯体恢复了温热。

  淋浴完毕,嫣姐随手穿上了一身浴袍就走入了客厅,宽松的浴袍之下,她光洁的chi o肌肤时隐时现。

  很香艳。

  不过,整个别墅里面也没有什么外人,无所谓了。

  嫣姐坐进了客厅一个松软的豆袋沙发上,开始翻看起刚才拿上来的那一沓文件。她现在手头的所有文件,每一份都是一家中小企业的近期情况报表。

  而这些企业,都是林家旗下的产业,准确点说,是林宏远在近两年收购回来的产业。

  顺便一提,林宏远近两年买回来的所有中小企业,没有一家是和生物制药能搭上关系的。

  不过,这也可以理解。

  泸州老窖还能出香水呢,这年头,谁还不会搞搞副业?

  大概过了有40分钟吧,期间林窈心没有过来打扰过嫣姐。

  “江城的范围内,这两个企业,算是最有潜力的了。”嫣姐从一沓文件里面抽出来了两份,之后在豆袋沙发上换了一个更舒适的坐姿。

  嫣姐拿出来的两份企业报表,一个是做电池的,一个是做手机的,都是小企业。

  做电池的那个企业以前叫“南俘”,做手机的那个企业以前叫“小咪”。

  光是听这两家公司以前的名字,就知道他们在搞的是什么路子了。

  山寨。

  说起来还蛮凑巧的,这两家企业都在江城郊区,厂房还是毗邻。

  大家都是搞山寨的,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后来嘛,两家企业分别被“南孚集团”和“小米集团”递了律师函以及fa yuan传票,告他们商标严重侵权,误导欺骗消费者。

  结果可想而知。

  搞山寨的南俘公司和小咪公司赔了个倾家荡产,自作自受的两位企业负责人,就差就相约上天台“一跃解千愁”了。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林宏远随手把这两家小企业收购了下来,还给它们改了名字和商标lo,都叫作“智焰科技”。

  这两家名为智焰的企业,独立在赤狐集团之外,目前已经独立运转了一年,比起以前,发展的还算可以。

  不过,这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智焰能源”与“智焰手机”两家企业的实际所有人,其实分别是林窈心和嫣姐。

  其实,不单单是这两家企业,林宏远近两年收购的所有中小企业,绝大部分,都是买在林窈心和嫣姐的名下的。

  这个举动,就有点耐人寻味了。

  “他是不是很久以前,就在为今天做准备了?”嫣姐放下了手里的文件,把整个人都陷进了松软的沙发里面,稍作休憩。

章节目录

我从美漫归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我不想继承万亿家产只为原作者不变的德尔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变的德尔塔并收藏我从美漫归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