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这是一个晴朗的午后。

  今天是前治安员郑隶出院的日子。

  作为在江大恐怖爆破事件之中,遭遇了小田切泷而唯一幸存的治安员,郑隶失去了很多东西。

  他手下一整个小队的队友,没了。

  他引以为豪的治安员职务身份,也没了。

  因为身体的大面积烧伤,郑隶的身上留下了会陪伴终身的可怖疤痕。

  不仅仅如此,因为肌肉组织受损的太厉害,他的右肢肌肉严重萎缩,5级伤残,现在连重物都举不起来。

  治安员的工作是没办法再做了。

  不过,毕竟是因公受伤,上面给他安排了抚恤补偿,每个月都会有一笔钱打到他的卡上,这些钱拿来维持他日后的生活是肯定没有问题的。

  出院的相关手续以后办理完毕以后,郑隶准备动身去江城的治安局。

  今天也是他到治安局办理离职手续,做好交接事宜的日子。

  现在的时间是7月,正是炎热的天气,不过走在路上的郑隶,却是穿得严严实实。

  宽檐帽、口罩、长袖、长裤还有手套,这一身行头穿搭,简直就是想把身体的每一寸肌肤都遮盖起来。

  郑隶会这么做的理由很简单,他不想把身上那些难看的伤疤露出来。

  虽然对于一个治安员来说,伤疤往往是勇敢和无畏的象征。

  但是他身上大面积的烧伤叫路人看见了,大概率只会收获到错愕、同情,甚至是惊惧的眼神……

  江城治安局。

  办公室里面,各个治安员都绷着脸,来来回回忙碌着。

  很少有人是在交流谈话的,更没有任何一个人是散漫的状态,所有人的神情多多少少都带一点肃穆的味道。

  来到治安局内部,郑隶就感受到了这里紧张的气氛。

  这种氛围他很熟悉,要处理牵动整个治安局的大案之前,局里就会是这个样子。

  “虎子。”郑隶伸手拉住了一个从他面前急匆匆走过的青年治安员。

  这名治安员叫赵虎,三年前是郑隶手下1队的队员。

  由于个人的能力优秀,上半年自立门户,做了新成立的4队的队长。

  “隶哥?”赵虎上下打量了郑隶一番。

  “嗯,局里要办什么大案子了?”郑隶询问道。

  “这个……”赵虎微微迟疑了一下,但最终还是选择了开口,“调查事务所那边说是找到了犬牙组头目小田切泷的行踪,让我们今晚配合抓捕。”

  “小田切泷!?”一听到这个名字,郑隶的身体都不由得颤抖出来。

  这一份颤抖之下,有九成都是因为愤怒,还有一成是源于恐惧,生物对于死亡本能的恐惧。

  这不可耻,任何一个人,在经历过郑隶遭遇的炼狱一般的场景之后,都会在心里留下恐惧的口子。

  “……隶哥放心,我们今晚肯定能把那狗娘养的给捉起来!给,也给一队的兄弟们一个交代。”赵虎看着正着郑隶的样子,心里不是很好受。

  “虎子,那今晚要去哪里抓小田切泷?”郑隶已经平复了下来,他的眼瞳里面,像是闪烁着一团火。

  “那个,隶哥……”赵虎这次开不了口了,显得非常的为难和纠结。

  “啊,虎子……那个,就当我没问过。”郑隶终于反应过来了一些事情,立马又改了口。

  郑隶已经不再是一个治安员了。

  抓捕小田切泷这么重大的行动,他是不应该知道详细的计划和过程的。

  “隶哥……”

&em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我从美漫归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我不想继承万亿家产只为原作者不变的德尔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变的德尔塔并收藏我从美漫归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