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彦一行刚走了两三丈远,忽然,前面传来《沧海一声笑》的琴声,紧接着又有人吟唱起来。

  颜彦见此有点诧异,这首曲谱她并没有送人,貌似她自己也是后来在皇上的强烈要求下弹过一次,陆呦就更不用说了,他连聚会都很少参加。

  难不成是陆鸣把它流传出去的?以他的能力,那次和周禄合奏后,他肯定能记住这首曲子,保不齐就是他后来在集会时弹奏过几次,毕竟他那个圈子的人都好附庸风雅,所以这首曲子也就流传出去了。

  想到这,颜彦有些不舒服,因为她并不想出这个名,当初是见陆呦第一次参加集会,想给他一点信心,所以才借用了下这首作品,哪知碰上了自己的同行周禄?

  因此,颜彦是真怕这首歌再给她带来别的什么麻烦。

  可是话又说回来,有那两个厂子在那杵着,还有她家的蛋糕店,饭庄里的菜谱,这些都是她从上一世带来的,辨识度也高,因此,有没有这首歌关联应该不会很大。

  颜彦正反复掂掇时,太后和皇后也站住了,原来她们也都听颜彦弹过这首曲子,因着当初皇上对这首曲子的评价相当高,所以她们也印象深刻,故而,太后先开口问:“彦儿,这不是你弹过的那首曲子么?怎么流传出来了?”

  “回姨祖母,我也不清楚,我没有拿出去示人过,可能是有人听过之后记住了。那个周禄,当时也是听了之后两遍之后就会弹了。”颜彦解释说。

  “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那年好像也是三月三,我们也是在这庄子里,听到有人弹了你的曲子。”皇后想起了一件往事。

  这话倒是提醒了颜彦,当初她是因为听到那人的曲子是从瀑布下面传上来的,觉得有些蹊跷,后来才知道那人是周禄派来的。

  难不成今天又有什么事情?

  想到这,颜彦也顿住了脚,先往前面探了探,只见前面的花树下围了一堆人,透过人群的缝隙,隐约能看到有人坐在地上,面前摆了一张矮几,有一位身穿青衣的男子正低头在抚琴,可惜看不到这人的脸,从衣着上判断,应该是位读书人。

  一旁的王老夫人和许氏听懂了她们三个的对话,许氏陪笑道:“原来这首曲子是郡主谱写的啊,我说怎么这么豪迈大气呢,我儿子也很喜欢,我在家时也听他弹过。”

  “令郎?”颜彦知道许氏的儿子貌似才十七八岁,比陆鸣小了至少十岁,应该不是他那个圈子的人。

  太后一听这曲子和王家又牵扯上了,顿时兴致缺缺的,正要张罗离开时,忽听得琴声突然停了下来,只见那青衣男子起身朗声问道:“不好意思,在下学艺不精,没有记住后面的那部分,有哪位仁兄能帮在下补全了。”

  这人见问了一遍没有人回答他,便又拱手说道:“在下是真的很喜欢这首曲子,可惜就是没有学全,若是有人能帮在下了了这个心愿,在下愿意结交他这个朋友,他日若有所求,在下定当竭尽全力。”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庶门风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我不想继承万亿家产只为原作者千年书一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年书一桐并收藏庶门风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