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峰很高效,第二天中午,就打电话告诉了陈中天具体拍录地址,陈中天匆匆赶了过去,汪清先给陈中天讲解了一下,“这首歌,我们决定把你扮成现代都市白领模样,悲情嘶哑男嗓、歌声令人心碎,这样的一个定位,绝对煽情、引起更多共鸣,唱到许多郁郁不得志的都市白领心里去。https://

  开头一句,上来就是当头一棒的感觉,明明曲调那么平和,明明声音那么温柔,明明耳机里的音乐轻得更像是一句自言自语,却让人听得心头一颤。

  而后面的几句嘶吼,更是画龙点睛、直接吼进了许多人的内心最深处……充满了骄傲和无奈,充满了寂寞和孤独。

  这首歌是一篇清新淡雅的散文诗,而曲调呢,是小桥流水,温柔自得,没有太多的炫技空间,但配上歌词,却又朴实得恰到好处。

  好的歌曲必定是雅俗共赏的。

  大雅之人能听出门门道道,大俗之人也能收获属于自己的感动和思考。

  不得不说,陈总,你真是才华横溢、令人钦佩。

  “……换了几身衣服,看着象个都市白领了,在轻轻的吉它弹奏声中,陈中天开唱,这是他前世最喜欢唱的一首歌,好声音康树龙版翻唱,是他的最爱。

  像我这样优秀的人本该灿烂过一生怎么三十多年到头来还在人海里浮沉像我这样聪明的人早就告别了单纯怎么还是用了一段情去换一身伤痕……像我这样孤单的人像我这样傻的人像我这样不甘平凡的人世界上有多少人……像你这样像谁这样像我这样平凡的人你还见过多少人也许你会发觉你也是像我这样的人……5月14日下午,快下班点的时候,乔小仙正与陈中天在办公室腻歪的时候,江永恒与艾青青突然来了,让陈中天很感诧异。

  江永恒说,“知道你明天要去美国,今晚上请你吃饭,就算是为你送行、祝你一路顺风吧。”

  陈中天立刻说,“不对,你刚才说什么‘就算’,你肯定还有其他事,否则那来的‘就算’一词呢?”

  艾青青瞪圆了眼,“状元小弟,你也太厉害了吧,永恒,只是语句中多加了两个字‘就算’,立马就让你听出问题来了,你真敏感,不是敏感,是敏锐。

  你这五感真敏锐。”

  “嘿、嘿。”

  陈中天看着江永恒发笑,静待他的下文。

  “是有其他事,是上面让我再给你送两个保镖来,有杀人执照的,因为比较敏感,所以就叫我给你送来了。

  他俩现在楼下车里等我们。

  当然,这两人与原单位就没有关系了,工资得你发。”

  “哦,什么新情况?

  王副主任的报告吧。”

  “呵呵,你这脑子转得真够快的,什么事给你说个果,你就猜到了因。

  是,是王副主任的报告,上报上去了,有人知道了你明天要去美国,所以,那啥,就那啥了。

  你现在是真成大熊猫了。”

  江永恒耸肩、摊手说道。

  艾青青说,“状元小弟,啧、啧,你这待遇,比我爸高了。”

  陈中天双手一抱拳,严肃地说,“明白了,谢谢,五体投地、感激啼零、不胜惶恐、鞠躬尽瘁。”

  “哎哟,还酸上了呢。”

  艾青青捂嘴轻笑。

  “艾青青,你还别笑,他明白我回去会把他的反应如实汇报,他这句话不是对我说的。

  他这四个成语,极其恰当;就这态度,极其端正,是要这样。”

  江永恒认真地看着陈中天年轻的脸,先严肃地点头、又笑着摇头道,“你这心思,玲珑至极。

  认识了小弟你,我真真是八辈子荣幸。”

  陈中天说,“艾小姐姐,你知道刚才恒哥说的那句‘工资得你发’,是什么意思?

  这两个保镖成了我的员工,正常情况下,根本不需要强调‘工资得你发’这件事的,本来就应该由我发工资,但是恒哥又强调了一下,这句话的意思就变成了‘陈中天,你别多心,我们的目的很单纯,就是安全保卫,没有监视你的意思。

  ’”“哎哟,你俩惺惺相惜,怎么还没完没了呢。”

  乔小仙说。

  江永恒也笑了,却对乔小仙说,“你知道陈中天看破,为什么说破吗?

  他是说‘我理解了领导们的苦心,不会产生误会。

  ’哈哈。”

  艾青青跺着脚,“哎呀,你俩还真是没完没了。

  走了,吃饭去了。”

  陈中天与江永恒相视一笑,“哈哈,你也很聪明。”

  江永恒说,“若不是我认识你有段时间了,谁敢相信能说出刚才这些话的人,才只有19岁,谁敢信?”

  ……5月15日,陈中天再次飞往美国旧金山。

  王一鸣仍然开着他那辆二手“林肯”来接机,不过,这次他还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重启璀璨年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我不想继承万亿家产只为原作者大道独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道独行并收藏重启璀璨年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