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了老者的话,江月白豁然抬头,目光灼灼地看着面前的老者,唇微微动了动。

  声音依就是一如既往的清清冷冷的。

  “我不同意!”

  所以,这是考虑好了,就是这考虑的结果,不是老者所想要的罢了。

  老者的脸上不由得腾起了一股怒意。

  他恨恨地直拍着面前的桌子。

  “啪,啪,啪……”一连几下,直接桌面拍得山响。

  “江月白,你要知道,当时我们可是说好的,所以你现在这是想要反悔吗?”

  江月白挑了挑眉。

  白玉般的脸孔上毫无表情。

  “我们当时说好的日子是三年后。”

  老者的语气一滞,一张老脸也迅速地胀红了!

  “你,可是现在你不是大仇已经报了吗?”

  江月白抬眉淡淡地看了面前的老者一眼:“是啊,我大仇是报了,可是我也不介意再多活三年吧。”

  老者听到了这话,眼瞳不禁阴了又阴。

  不过却没有再说话。

  江月白再次看了老者一眼,然后再次开口道:“既然老师再没有别的事儿了,我就先走了!”

  说着,便直接转身离开了。

  老者看着江月白施施然离开的背影,一双眼睛里已经掀起了滔天巨浪了。

  心底里却是正在冷哼。

  哼,江月白,如果我将你最最在意的人整过来,那么到时候你又会不会还这么强硬呢。

  然后他弯腰拉开了下面的一个大抽屉,从里面拿出一颗水晶球。

  低低地念出了几句咒语,只见水晶球内黑气缭绕,片刻后,水晶球内便浮起了一个一袭黑色的袍服,一个长身玉立的邪魅美人儿。

  强大且危险。

  老者直盯着水晶球内的人形,面上却有些扭曲了起来。

  声音里也充斥着冰冷的沉怒:“蓝可盈,你居然敢杀了我的孙女,那么你就必须得死。”

  如果此时此刻这里还有其他人在的话,那么只怕听到了这个声音,都会觉得脑瓜皮都是麻的。

  “蓝可盈,这是属于你命运的牌,我等着你来!”

  说着,一张塔罗牌自他的指尖滑落,正好落在了水晶球的面前。

  那张塔罗牌的名字叫做死神。

  而且是正位。

  那牌面上是一个高高举起镰刀,一袭黑袍的死神,在他的脚下是几具惨白色的骷髅。

  而且这张塔罗牌上也弥漫着一股浓浓的死气,死气弥漫间,一道死神若有若无的身影显现而出。

  ……

  程如意在专机上直接动用了卫星电话,不知道正在向谁汇报着自己在b市那边的安排。

  “b市的基地保住了,但是那些人却不能再留了,而且这一次,按着我们的计划,b市市局重案组里对我们阻碍最大的龙傲天和蓝可盈都会被除掉了,而且重案组里的白鸽和于小波也不会再留了!”

  “但是b市基地现在的负责人,章书民和米修嫣两个人已经引起了b市市局的注意了,所以这两个人也必须要抹杀了!”

  “这些事儿我已经安排好了,不过这一次事了后,我建议我们暂时先让b市那边安静一段时间。”

  “至于,蓝可盈和龙傲天两个人的死,有老师在,我们也不用担心蓝家,秦家还有龙家会不会查到我们的头上,会不会报复了,除非他们三个家族想要彻底毁灭!”

  说着,很明显是电话那边的人又在说什么,程如意听着一会儿,眉头却是一展,立刻笑了起来。

  “哦,江月白居然惹火了老师吗,哈哈哈哈,这倒是一个好消息呢。”

  说着,程如意又皱了皱眉头,然后问道。

  “只是老师为什么不让我直接将蓝可盈回来,而是抓了龙傲天回来呢?”

  ……

  第二天一大早,老包走进局长办公室,便立刻皱了皱眉,电脑主机的声音虽然不大,可是在这么安静的办公室里,主机那略显得轻微的“嗡嗡……”声,还是可以听得很清楚的。

  老包每天一到下班的时候,第一件事儿就是关电脑,这种事儿他从来也不会忘记的。

  于是他忙关上局长办公室的门,三步并做两步地走到了办公桌前,一脸惊愕地看着自己电脑显示器上的那封邮件。

  正是一个大大的信封模样。

  老实说,老包虽然见多识广,可是这却还是他第一次看到居然还有这样的邮件,竟然不是直接发到自己的邮箱里,而是发到了自己的电脑上。

  这样的操作……

  老包的目光不禁飞快地闪了闪。

  虽然老包自己的电脑水平不怎么样,可是他也能猜得到,只怕这样的操作只有黑客才能做得到的吧!

  只是……黑客给自己发邮件又是要做什么?

  一时之间老包的面色也不禁有些古怪,没有过多想什么,他忙伸手拿起鼠标点击了那封邮件。

  邮件一点就开,老包的目光便落在了发件人那一栏。

  一看清楚发件人是谁,老包的目光不禁一凝。

  古榕。

  发件人居然是古榕。

  发件时间是今天凌晨零点,上面没有发件地址。

  可是古榕不是已经死了吗,现在他的尸体就躺在法医室里的雪柜中。

  所以这是一个死人给自己发了一封邮件。

  想想,应该是古榕为这封邮件设置了自动发送时间吧。

  老包一边想着,一边认真地看起了这封邮件的内容。

  “包局你好!

  在你看到这封邮件的时候,我应该已经死了。我是提前几天写的这封邮件,我是一个黑客,不过这事儿倒是没有人知道,我也是有一天无聊的时候,不小心黑进了一个特别的电脑中,其实最开始的时候,我也没怎么当回事儿,只是那台电脑的防火墙设置得很特别。

  做黑客的人,都喜欢挑战,当下我便想要去解开那个防火墙试试手,那道防火墙的确是高手设置的,我居然花了三个小时才破解。

  破解完了,我习惯性地看了看那台电脑里的资料,居然发现那台电脑里居然有些隐藏的设置了特殊密码的,我一时好奇就点开了看了看。

  没有想到,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那一份竟然就是有关于六十八具肉身佛的资料,上面还有十分详细的六十八具肉身佛的来历,有捐赠的尸体,有医院里刚死的病人,还有制作方法,以及他们的营销方式,还有他们所期望的利润。

  秘密资料很多,我吓了一跳后,脑子也终于清明了一些,然后我便将这些资料偷着拷贝了下来,有很多东西,我来不及细看,就全都偷拷了下来。

  不过这些东西实在是有些太吓人了,我也没敢存在电脑里,而是直接存在一张内存卡里随身带着。

  本来我也不知道我拿着这些东西到底要怎么办,但是我母亲,我妹妹,还有我却突然间被人绑架了。

  我可以说是亲眼看着他们活生生地剥了我母亲还有我妹妹的脸皮,不过就在他们要剥我的脸时,却被一人给阻止了,那个人的名字叫做程如意。

  他说,他需要一个人指认凶手是蓝可盈,如果我愿意做这个人证的话,他可以给我一个活命的机会,而且在事情结束后,他还可以再给我一笔钱。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害可盈,但是我知道,就算是我不答应,他也会找别人来做这个目击证人,而且,程如意这个名字,我在之前的那些资料看到过。

  所以我当时想,这些资料想来可盈一定是非常需要的,而除了我,还没有人知道我手里有这些资料,所以我不能死,如果我死了,这些资料便也没有人能拿得到了。

  所以我就同意了。

  所以我才会昧着良心指认蓝可盈是凶手。

  只是在住院期间,我发现我当时用来入侵那台电脑的电脑被人反入侵了,于是我就知道了,事情不好,我曝露了。

  于是我就办理了出院手续,离开了医院,可是我知道,以那些人的本事儿,只怕可以做得到手眼通天吧,所以我打算离开b市的,但是当天我刚刚离开b市,住进了一家小旅店,便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心里总是有些不安。

  于是我想了想,就将那张内存卡,包裹严实,然后吞了下去,同时写下了这封邮件,我设置了自动发送时间。

  如果我能逃脱的话,那么自然会取消这封邮件的发送,如果我没有取消这封邮件的自动发送,那么便只有一个原因了,那就是我已经死了。

  或许是我自己心里还有一些私念,我希望我死后,可以由可盈来埋葬我,所以包局,那份证据就在我的尸体里,如果你们想要找到证据,那么就请解剖我的尸体吧。”

  老包看完了这封邮件,面色沉沉。

  不过老包立刻站了起来,便走出了局长办公室,一路上直向着法医室而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错惹娇妻:法医大人求宠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我不想继承万亿家产只为原作者逍遥游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逍遥游游并收藏错惹娇妻:法医大人求宠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