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笼罩了大地。

  b市的这一夜,天空上无星无月。

  蓝可盈立在房间里。

  客厅里的沙发,茶几全都推到了靠墙边的位置,而在客厅雪白的地砖上,却是赫赫然用鲜血画着一个圆形的阵法。

  血煞聚阴阵。

  蓝可盈抬手看了看腕上的手表,指针已经就在到午夜时分了,于是她这才抬脚走到了血煞聚阴阵中。

  十根手指灵巧地翻动着,一团团血气都自血煞聚阴阵上腾起,与此同时方圆千里的阴气都如鲸吞海吸一般地向着这里汇聚而来。

  方圆千余里的阴气铺天盖地而来,不过只是片刻的功夫里,在蓝可盈的房间里,便响起了一声声凄厉的鬼哭狼嚎之间。

  立于血煞聚阴阵里的女子,通身的气息随着这大量的阴气的进入,也迅速地发生了改变。

  乌黑的长发漫天狂舞,仿佛是暗夜的幽灵,一身漆黑的袍服,裁剪合体,恰到好处地勾勒出了女子纤细的腰肢。

  明明是同样的一张欺霜赛雪的俏脸,但是这一张脸,看在人的眼里,却是邪魅到了极点,危险到了极点,同样的也是艳丽到了极点。

  阴煞之气,浓烈得已经几乎化为了实质的黑色雾气,直接涌进她的体内,令她身上黑色袍服无风而动。

  女子一双漆黑的眸子却是一直盯向m国的方向。

  这是她第三次的天师降,也是最强大的一次天师降。

  不管那里等着她的到底是什么,她都一定要将其彻底碾碎。

  师傅曾经的嘱咐,蓝可盈可是从来都没有忘记过。

  那老头儿可是说过的,自己只有三次可以施展天师降的机会。

  所以,她可不能给自己的敌人留下可以报复自己的机会。

  血煞聚阴阵上的血色已经褪了一个干干净净,而这方圆千里的阴煞之气已经尽数都被蓝可盈吸到了身体里。

  蓝可盈抬脚举步向着落地窗边走去,同时双手飞快地结印,口中念念有词:“缩地成寸!”

  随着最后一个字音自她的舌尖绽出,蓝可盈已经一脚迈出了窗外。

  只是一脚,身形便已经彻底消失了。

  ……

  m国古老的庄园内。

  江月白正安安静静地坐在自己的房间里,而这个时候他的房门却被人敲响了。

  “进!”江月白的眸光微微一动,便开口了。

  门被推开了,一个中年男人走了进来。

  “你来了!”江月白看到来人是这个中年男人面上倒是难得露出了几分欢喜之色。

  中年男人恭恭敬敬地向着江月白施了一礼:“月白少爷,所有的一切都按着月白少爷的交待已经安排好了!”

  江月白闻言点了点头,面上带着感激:“辛苦你们了,没有人发现吧?”

  中年男人点了点头:“月白少爷的这些玉石法器,倒是很不凡。”

  虽然那些玉石珠子他们不过一个人分了几颗,可是却也足够可以避过这庄园里的那些阵法了。

  既然没有碰到那些阵法,那么自然也没有惊动任何人。

  不过,这位月白少爷,在庄园里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不争不抢的性子,但是这一切,他却安排下了这么许多的……

  看来,这一次月白少爷果然是被惹急了。

  唉!

  中年男人在心底里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不过,他们这些人都受过月白少爷的大恩,所以既然月白少爷有吩咐,他们自然不会推辞,但是现在既然这事儿做下了,他们当然不能再继续留下来了。

  所以他这一次过来,也是为了向江月白告别的。

  江月白拿出一叠银行卡塞到了中年男人的手里。

  “这些银行卡,你们一人一张,赶紧走吧,我已经安排好了!”

  中年男人点了点头,倒是也没有推辞,接过了那叠银行卡,不过他倒是并没有立邙离开,而是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问道:“月白少爷,大家让我带句话给您,您可千万不要干傻事儿啊,我们,我们大家都希望月白少爷可以好好地活下去。”

  江月白冰冷的心底里,也不禁感觉到了一点点暖意,他微微一笑,点了点头:“你们放心好了,我自有打算。”

  中年人看了江月白一眼,虽然江月白脸上的笑容依就是那种很让人放心的笑,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看在他的眼里却泛着苦涩的味道。

  中年男人垂了垂了眼眸,在心底里又是一声长叹。

  这位月白少爷,一向都是一个非常有主见的人,只要他拿定了主意,那么便不会改变。

  于是中年男人再次向着江月白深施一礼:“月白少爷保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错惹娇妻:法医大人求宠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我不想继承万亿家产只为原作者逍遥游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逍遥游游并收藏错惹娇妻:法医大人求宠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