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

  然后便悄悄地退了出去。

  待到中年男人离开后,江月白也站了起来,走到了落地窗前,看着黑漆漆的窗外。

  现在的m国这边是黑夜,那么可盈那里便应该是白天吧。

  他已经收到了龙傲天被程如意带来的消息,所以,所以可盈一定会来的。

  所以老师这是想要用可盈来让他就范吗?

  可盈……

  一想到这个名字,江月白的心里便是一阵抽痛。

  手不自觉地伸进了口袋里,片刻后,摸出一物,那是一个羊脂白玉的美人点绛唇。

  还记得当时蓝可盈说这个很像自己。

  想到这里,江月白不禁就是一哂。

  而这个时候,房门再次被人敲响了。

  江月白的眉头皱了皱,将美人点绛唇重新装回到口袋里。

  而门外的人显然也并不讲什么礼貌,敲了两下,便直接推门进来了。

  不是程如意却又是谁。

  只见程如意的一张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

  “师兄啊,老师让我过来叫你过去呢,你最爱的那个人就要到了。”

  江月白的手一紧,可是一张脸上却是没有丝毫的表情波动,他缓缓地转过身,声音淡淡凉凉的:“走吧!”

  既然想让他过去看看,那么他便过去看看好了。

  而且,算算时间,他也有一段时间没有见到小盈盈了,好想她啊。

  虽然今天晚上也许就会让蓝可盈看到自己最不堪的那一面,也是自己一直各种掩饰而小心地不让她看到的一面,可是,可是,不管怎么样,他都无法控制自己的那颗想要看到她的心。

  程如意没有在江月白的脸上看到一丝一毫的表情变化,至少激动,迫不急待也是应该有的吧。

  所以江月白明明都已经动了,可是程如意那边还是在继续使劲地盯着江月白在瞧着。

  江月白往门的方向走了两步,然后停了下来,侧头挑眉:“师弟不走吗?”

  程如意的脸上立刻又露出了非常灿烂的笑容:“去,当然去了,我可是也挺想要看看我那位亲爱的姐姐呢!”

  ……

  古老庄园正中间,是一处新建起来的平台,平台上还赫赫然建了一个祭坛。

  而此时此刻那祭坛上正躺着一个人世不醒的男人,却不是龙傲天又是谁。

  而之前那个老人,却穿着一件雪白的长袍,手里握着一根黑水晶的法杖,他立在平台之上,抬头正看向天空。

  天空中正隐隐可见一道黑色的影子正向着这个方向飞快地移动而来。

  而在这个时候,老人的身后却响起了一阵脚步声。

  老人回头看了看,正是江月白和程如意两个人到了。

  “老师,我把师兄带来了!”程如意的声音里带着几分讨好的味道。

  老人的目光只是在江月白的脸上落了落,却并没有去看程如意,听到了程如意的声音,他也不过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然后冷幽幽地从鼻子发出一个音节:“嗯!”

  却没有看到,程如意的眼底里飞快地掠过了一抹失落,然后程如意也不着痕迹地扫了一眼身边的江月白,眼底里燃烧着的却是嫉恨的火焰。

  不过程如意立刻便转了话题。

  “老师,那个人还没有到吗?”

  一听到这话,江月白一直平静的眼底里,也不禁波动了一下。

  老者自然是没有忽略掉他眼底里的这抹波动,当下老者的双眸又是一眯。

  然后老者自江月白的面上收回了目光,他抬起苍老且枯瘦的手,一指漆黑的夜空:“那不是来了吗!”

  听到了这话,江月白和程如意两个人齐齐都是一怔,然后两个人也立刻抬起头,向着老者抬手所指的方向看了过去。

  初时并没有看清楚,但是随着那抹纤细的身影越来越近,两个人也终于看清楚了。

  玄衣如墨,乌发飞扬,素白的一双玉足,缓步而行,仿佛正在江南水乡里闲庭信步一般。

  那张如画般精致的俏脸上,带着一抹似笑非笑的神色,飞扬的眉眼间是无尽的妖魅与邪气。

  江月白不禁又是一怔。

  这是他的小盈盈吗?

  他的小盈盈居然可以踏空而行,他竟然一直不知道,而且,而且……这样的小盈盈明明应该是很熟悉的,可是却又偏偏让他觉得非常陌生。

  不过……

  江月白很快也笑了起来。

  他的小盈盈越是强大就越好,只有她强大,那么今天晚上有了他的帮助,她应该可以安全的离开!

章节目录

错惹娇妻:法医大人求宠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我不想继承万亿家产只为原作者逍遥游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逍遥游游并收藏错惹娇妻:法医大人求宠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