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念卿领着霍时安坐进车里,再三保证,吃了水饺,解了馋,便立刻驱车回来,绝不耽搁。

  不会超过三个小时。

  当然,在时念卿坐在驾驶区熟悉车子的过程中,刘宪嘴皮子完全没有停歇过,各种叮咛,各种嘱咐,各种分析。

  时念卿放下副驾的车窗,连连点头“好,我记下了。四点之前,一定带着安安回来。”

  霍时安坐在副驾,白净的小脸,全是兴奋,他望着刘宪“刘爷爷,再见。”

  “太子爷,你安全带,系好了吗?!”刘宪不放心,目光本能落在霍时安的安全带上。

  霍时安扯了扯“系好了。”

  “路上注意安全。”刘宪叮咛。

  霍时安回应“好。”

  说着,他扭头看向时念卿“妈妈,我们出发。”

  “好。”时念卿眉开眼笑地望着自己的儿子,准备去踩油门的时候,刚刚升上去的副驾车窗再度降了下去,“刘总管,我忘记左边是油门,还是刹车了。”

  “……”刘宪愁得本来就欲哭流泪的脸,瞬间黑到极致。

  前些天,s帝国的“公共卫视”频道的安全栏目,才做了一个关于影响社会安全的类别调查。s帝国内,所有的事故,最主要的便是交通事故。而交通事故,除了酒驾,就是女士司机。

  女性开车出事,在交通事故里,站了百分之六十八。

  刘宪的嘴唇,抿紧得嘴角都隐隐有些发颤,他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时念卿,缄默半晌,这才低低开口“时小姐,要不然,我还是排名警卫,送你们过去吧。”

  时念卿什么的,重不重要,对于霍寒景来说,刘宪不清楚。

  他只知道s帝国最货真价实的太子爷,坐在车上呢。

  万一,有个什么意外……

  刘宪简直不敢细想,伸手就要去拉车门把霍时安从副驾抱下来。

  时念卿瞄到他这个动作,几乎想都没想,直接发动引擎,踩了油门。

  限量版的包车,立刻“轰~”的一声,发出嚣张又振奋人心的刺耳声音,便呼啸着朝着出口奔去。

  任何男人,都抗拒不了跑车的轰鸣声。

  就拿驻守在电梯门口,手持枪支的两名霍家警卫来说。

  时念卿的那一脚,立刻惹得两名警卫,转眸看了过去。

  可,那声音,却不仅没有让刘宪,亢奋使然,反而心肝都在发颤……

  时念卿驱车离开总统府后的一个小时。

  刘宪便忐忑不安了一个小时。

  无论做什么,都心不在焉。

  霍寒景调用车队,离府的时候,曾备案回府的时间晚,7点。

  时念卿就带着霍时安去吃个水饺,无论如何时间都是够的。

  刘宪默默在心里安慰自己没事,反正人都开车出去了,要镇定,从容应对。

  原本,他还想给同行的警卫,发个消息,让总统启程回府的时候,发个消息告知下。这样以来,就万无一失了。

  然,他再从容,再镇定,觉得再万无一失的办法,在霍渠译带着前海军总司令来总统府看霍时安时,土崩瓦解。

  “胡闹!!!”霍渠译雷霆万钧的咆哮声,震得整栋主宅都要垮塌了,“你居然让时念卿,单独带安安离府,连警卫都不带,刘宪,你是不是太老了,脑子都跟着出问题了?!”

  刘宪瞅着霍渠译那怒发冲冠的愤然模样,吓得当场跪了下去……

  霍寒景接到霍渠译电话的时候,正在帝城的第一皇室贵族餐厅用餐。

  他的对面,坐着古域,以及古夫人。

  古思媞,坐在他的右手边。

  “不好意思,接个电话。”霍寒景儒雅而礼貌地说道,然后拿了手机便离开包房。

  在瞅见霍寒景的身影,离开包间的那一刻,不止古思媞和古夫人,就连古域都狠狠呼出一口大气。

  霍寒景的气场,的确太过凛冽,太过摄人。

  午餐,进行了半个小时,餐桌上,霍寒景的话语虽然不多,但是,无声无息的寂静里,仍然有看不见气压,压得让他们无法喘息。

  按照古域的身份与地位,以往,自然是没有资格与霍寒景单独见面的。

  这是第一次跟霍寒景见面。

  他以为自己能很好的应对。

  可,哪想……

  古域本能抬手,抹了把额间,隐隐沁出的汗水。

  古夫人却把目光,投向自己的女儿“思媞,母亲突然有些理解你的感受了,太辛苦你了。”

  说着,古夫人摸向古思媞放在餐桌上的手。

  古域缓过劲来说道“虽然阁下给人的感觉,太冷,不容易相处。可是,他今天那么大的阵仗驱车来机场接我们,足以说明,他对你的重视。女儿,两人的相处,终究还是要慢慢磨合。我与你母亲,当初成婚,也是家族联姻。当年,互相看不对眼,可如今,晚上没有她在身边,连觉都睡不落实。所以,你要好好把握机会。”

  古夫人听了古域的话,连忙点头“是啊,你父亲说得很对。两人之间的感情,是可以慢慢培养和积累的。时间长了,自然就对了。再说了,阁下继任总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吻安,总统大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我不想继承万亿家产只为原作者跃之妖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跃之妖妖并收藏吻安,总统大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