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秋的雨特别密,一个礼拜下了三场,一场比一场凉。

  清晨时分,上班的人已忙碌起来,披着雨衣行走匆匆,宛如一只只彩色蚂蚁。

  半新不旧的卧室里,雨淅淅沥沥的敲打窗子,伴着楼下的杂乱声。屋内光线黯淡,透着潮气阴凉。

  “唔……”

  小旭难受的醒来,只觉脑袋昏昏沉沉,身子软软的陷在褥子里,提不起半分力,不由心中郁闷,又感冒了。

  慢吞吞下地烧水,吃了药,把薄被子甩到一边,拽了床厚被。

  跟着又一pia,想死。

  其实有时候自己也气恼,为什么总生病呢?体质弱,抵抗力低,想了八百次锻炼可就是懒。

  生病太讨厌了,张俪还不在。

  她窝在床上胡思乱想,药劲上来半睡半醒,也不知什么时候。

  ……

  “咚咚咚!”

  “哗啷啷!”

  许非拎着早点,敲了两声没动静,开门进屋就觉得不对劲,到卧室一瞧。

  “啧!”

  他不用问就知道,无奈道:“你这体质绝了,天一冷就感冒,昨晚又着凉了?”

  “被子薄。”

  “吃药了么?”

  “吃了。”

  她费劲翻了个身,睁眼看看又合上,含糊道:“难受。”

  许非本是来看广告的,也没了心情,买的包子估摸不能吃,遂煮了点粥,就着榨菜。

  “来,吃点东西。”

  “不想吃。”

  “吃东西才好得快,来。”

  他过去扶,结果那身子一起,就像拔出一截白萝卜,两条胳膊和仅穿着背心的脖颈前胸,白花花一片。

  “放开我!”

  小旭后知后觉,毫无力气的挣扎。

  “没,没注意……”

  许老师尴尬,找到衬衣扔过去。

  这卧室非常拥挤,一张大床紧贴着窗,这边挨着小沙发,对面是一套柜子,摆着电视机和镜子。

  小旭靠在床上,勉强喝了点粥。许非坐在沙发上,吃自己的包子,道:“幸亏我过来了,不然你可怎么办?”

  “我自己还能死了不成?你吃完上你的班去。”

  “我一会请个假,照顾病号。别跟我说不用,我乐意。”

  许老师见她想说又说不出来的亚子,道:“病人就自觉点,你今天吵不过我。”

  他太清楚对方的节奏了,立即转移话题,摸出一堆卡片,“昨天单位发,也不是发,算摊派吧,特意带来给你刮刮。”

  小旭果然被吸引,拿起一瞧。

  长条形的卡片,最上头是吉祥物盼盼,正面有历届亚运会的举办城市和时间,以及开奖区。能刮两次,写着一次开奖,二次开奖。

  一次直接刮,二次有具体时间。

  背面则是奖品告知:“本期奖券共发行1008万张。

  特奖,10000元及京城三日游。

  头奖,1000元。

  二奖,100元。

  三奖,5元。

  四奖,1元。”

  今年8月9日,首批亚运会基金奖券正式登陆京城。跟着各省也会发行,样式不同。

  通常一块钱一张,计划发行4.3亿,其中30%是筹集款,剩下是发行费用和发奖款。也就是说,给亚运会直接贡献了1.3亿。

  所以说良心啊,比后世的彩票良心多了!

  “你买了多少?”

  “一百块钱的,我想都包圆,人家不让。”

  小旭翻了个白眼,但兴致勃勃,用指甲一蹭,“哎呀,感谢您支持亚运基金,没中么?”

  “没中,我来一个。”

  于是乎,俩人开始劲劲的刮奖。

  没有人不喜欢刮彩票,记住,没有人!那种对未知的结果紧张又期待的心情,足让人欲罢不能。

  许老师上辈子交过的一个女朋友,就送了自己二百块钱刮刮乐当生日礼物,也是神奇。

  “四等奖!”

  “又是四等奖!”

  “呀,中了五块钱。”

  中奖的单独拿出来,泾渭分明的两堆。

  许非手黑的可以,连五块钱都没中,一百张很快见底,转眼还剩一个。

  “你来吧,我今天手气不行。”

  “没有可别怪我。”

  小旭拿着奖券搓了搓,还吹口气,瞬间失望,“一块钱。”

  “没事没事,残血翻盘的毕竟是少数,来算算。”

  俩人一统计,刮出一百二十五块钱,赚了!

  “这个当公款吧,以后下馆子用。”

  “好呀,你压那个底下。”

  许非把钱散开,压在柜子的玻璃下边——也不知啥时候流行的,柜子上放块玻璃,有的还垫块地毯。

  郑渊洁《奔腾验钞机》里,就有张被压在玻璃下面,会说话的五块钱。

  而许老师又煞有介事的贴了张纸条,上写:“吃饭专用,挪用打死!”

  “咳咳……咳咳……”

  小旭笑的直咳嗽,脸蛋愈显血色。

  跟这个人在一块,总会带给她很多生活中的小乐趣。这些乐趣温馨浪漫,狗屁倒灶,里面全是对她的懂得和宠。

  没第二个人再有。

  …………

  雨下到傍晚,慢慢停了。

  小旭过午吃了药,又犯困,迷迷糊糊的睡了一觉,醒来发现没有动静,猛地撑起身。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从1983开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我不想继承万亿家产只为原作者睡觉会变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睡觉会变白并收藏从1983开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