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桂仁想到这次计划还真是失策啊,本来所有一切都计划的好好的,却没想到,到了最后,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没有死彻底……突然从棺材里爬了出来……

  你说气人不气人?

  还有那个该死的靳鞍竟然揪着他不放,把他关了几天不说,最后还以诬陷为名将他们狠狠打了一顿。

  敢对他下此狠手,走着瞧,定要让他乌纱帽不保!

  哎哟哟……

  屁股和大腿传来一阵紧着一阵的疼痛,禁不住又叫了出来。

  薛桂仁朝芩谷喊道:“喂,你难道是死人的吗?还不快把我娘扶起来?过来把我弄到房间里去……还不快去请大夫来?……”

  这院中剩下的那几个下人都是之前没有跟他们同流合污的,以及芩谷后来雇回来的佣人,现在,这些人当然是看芩谷的眼色行事啊。

  所以他们见芩谷把这一众人挡在院子里不让进,他们便站在旁边一起挡着;

  芩谷没有说搀扶谁他们自然不会去搀扶,芩谷没有说去请大夫,他们也不会去请大夫。

  至于其他堵在门口围观看热闹的邻居路人人……站在那里抄着手看看热闹还行,让他们搅进别人家的家务事这种吃力不讨好还惹得一身骚的事情,他们是绝对不会干的。

  嗯,其实大家能做到对薛桂仁以及他母亲这么“冷漠”,也多亏了这一年多来薛桂仁在骆家干的事情。

  虽然骆佳英性格懦弱了,但是这个姑爷家暴妻子,把那里岳父母气病倒了却是事实……谁愿意去扶这样一个蛮横的老太婆?

  芩谷视线淡淡地从薛桂仁身上扫过,看也不看摔在地上的马氏……

  还想让自己去扶一个从一进门就辱骂自己,想要撕打自己的泼妇?

  委托者那性子可能会去,但是她芩谷不会去。

  芩谷跟旁边方大婶递了个眼色,方大婶立马上前,从袖袋里摸出几个碎银子,分别给抬担架的两人。

  方大婶说道:“这是给你们的茶钱,你们可以走了。”

  两人是薛桂仁在街上叫的,他们相互看看,有些迟疑,不过视线落在一直都神色平静的少奶奶身上,连忙应了声,把把薛桂仁弄了下来站着,抬着空担架离开。

  薛桂仁此时跟另外两个同样被打了板子的伙计,撅着屁股,颤颤巍巍地相互搀扶着站在一起。

  薛桂仁朝芩谷吼道:“骆佳英,你疯了是不是?还不快把我扶进房间?你到底要干什么?”

  芩谷站在那两个被打了板子,加上走了那么长的路,现在冷汗淋漓的两个小厮面前。

  很是心虚:“少奶奶……我我们……”

  其实芩谷现在的身份可以叫骆小姐,也可以叫少奶奶,就看他们站在什么角度上称呼了。

  他们结结巴巴地说着,心中很是惶恐。

  虽然以前这个女人很好说话,但是,从刚才的情况来看,好像这个女人跟以前不一样了。

  “当时我,我们……也是被被逼的……”

  “没错,我们当时也是被被威胁的,是是姑爷让我们那么说的,说,说如果我们不那么说的话,就就开除我们……”

  “是啊是啊,我们也是没有办法,少奶奶您是知道的,我家中有生病的父母,还有弟妹要养活,我们知道少奶奶您最是心善……”

  “求少奶网开一面,饶过我们这次吧……”

  芩谷就像是没听到他们一大段求饶的话,只揪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她有一间时空小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我不想继承万亿家产只为原作者蜀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蜀椒并收藏她有一间时空小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