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兴怀的眉头皱得更紧,冷声道:“公主殿下无需跟本座解释。”

  “不!必须要向着你解释清楚!”冰月公主认真的开口。

  “洛宫主,洛兴怀!不管你心中怎么想的,我只想说,我认定的人是你!”

  “如今我让你答应与我好好相处一个月,想的也不是过完这一个月的安稳时光便罢了的!我希望的,是你能爱上我!像安顺王殿下爱安顺王妃一样,这样热烈,深沉,专注的爱着我!”

  这番话,让众人的心中都颤了颤,也让冰月公主的泪水再次涌了出来。

  “执山追随我多年,对我忠心耿耿,你说过要让我好好待他,不要寒了人心。我觉得你说的对,所以我愿意实现他的遗愿。但是,我先前承诺过的事情也都作数。”

  “执山已死,他与我之间的事情你都清楚,我只给他驸马的名分,但是他已经死了,不算我食言。我所有的情分,都只给你一人!今日之事是我冲动,我不知道你是为我好,以为你误会了我,所以我才会冲动行事。我在此向你道歉,请你原谅我。我现在就回府去遣散府上的所有面首,只要你与我成婚,你就是我唯一的驸马。”

  言毕,冰月公主拱手行礼,直接转身离开。

  洛兴怀愣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立刻就要追出去喊住冰月公主。

  只是,等他回神之后,哪里还有冰月公主的身影?

  洛兴怀的心中情绪翻涌,看着楚天奕跟秦若曦道:“她是疯了吗?”

  秦若曦跟楚天奕也确实是被冰月公主的那番话给惊着了,看着洛兴怀那一脸震惊的模样,秦若曦幽幽的叹了一口气,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楚天奕则是拍了拍洛兴怀的肩膀,转而吩咐炽翎把早膳送来。

  “你们两个人别不说话啊,她是疯了吧?”

  洛兴怀追问出声,看着秦若曦跟楚天奕的沉默,心里越发的烦躁不安。

  秦若曦抬头看着他道:“冰月公主的话说的如此明白,若说是疯了,也是爱你爱到疯了。”

  楚天奕点头,“冰月公主虽然行事夸张了一些,情绪也有些冲动,但是如果你对她有意,她这般行事就是意志坚定,对你而言也是好事。只可惜,你对她无意。”

  “兴怀,感情的事情是两个人的事情,我跟若曦帮不了你,你先自己想清楚该怎么做吧。”

  秦若曦认同的点头,但是洛兴怀听着楚天奕的这番话,眉头却是拧成了一个死结,仿若再也解不开了。

  他哪里知道怎么做?他只觉得冰月公主刚才的那一番告白,仿若在他的心口压上了一座大山,让他透不过气来。

  早上的这一个插曲没有影响楚天奕跟秦若曦今日的行程,他们二人如约进宫,再次跟北狄皇见面,而北狄皇昨晚亦是召见了北狄国的诸位大臣,商讨了一番多国互市的事情,今日又有了许多的问题需要秦若曦来解答。

  一番解释之后,北狄皇的问题被尽数解答,他却是看着秦若曦道:“安顺王妃,多国互市关系重大,孤想召集北狄国的股肱之臣,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溺宠神医狂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我不想继承万亿家产只为原作者桃悠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桃悠悠并收藏溺宠神医狂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