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花飘,寒风啸,枝头不见鸟儿叫。

  夜幕下,刘秀站在临江城外,撑起了几个月都没用几次的伞挡住雪花,静静的打量着这阔别多日的地方。

  城内灯火点点,江上码头依旧繁忙。

  但刘秀却明显的感觉道,整个临江城似乎都笼罩在一片萧瑟之中,并非凛冬来临的那种萧瑟,而是一种繁华落尽之后的萧瑟。

  我不再的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刘秀低语,但他并没有打算去深入了解,世间的一切都有其自己发展的规律,波及整个临江城乃至很可能更为广阔地方的事件,他也无力去改变什么,何必自寻烦恼?

  只怕是会苦了很多人……

  凝视临江城片刻,刘秀迈步走向码头方向,他看到很多人都在向着怒涛江倾倒或者丢弃什么东西,有这一举动的人几乎都是普通百姓,他有些好奇,决定去问问什么情况。

  对于武者和打打杀杀的事情刘秀实在是提不起兴趣,反倒是对普通人的生活颇为亲切,毕竟不管如今他有什么样的本事,内心来说,刘秀觉得自己依旧只是云云大众中的普通一员,既然如此,关心一下身边的人和事也就理所当然了。

  靠近江边,天边的余晖下,刘秀看到,人们冲着怒涛江丢弃的是一种小瓶子,陶土的,并非瓷器,颇为粗糙。

  江边的人很多,有人愁眉苦脸,有人心有余悸,有人长吁短叹,有人捶胸顿足,他们冲着怒涛江丢弃的小瓶子有多有少,少的几个,多的一筐一筐的丢……

  靠近一个面容和善的老人,刘秀见他将十多个瓶子丢掉看着瓶子随江水而去久久不愿离开,片刻后开口问:“老人家,你们丢的是什么东西?为何要丢掉?”

  看向刘秀,老人下意识说了句:“害人的东西”,旋即他愕然道:“这位公子你不知道?”

  “晚辈远游刚刚归来,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老人家能否为我解惑?”刘秀微微拱手道。

  “近乎波及整个剑南道的事情你不知道?后生你到底跑了多远啊”老人家无比诧异,见刘秀依旧一脸微笑的等着回答,于是组织了下语言说:

  “虽然不知道后生你为何不清楚,但你想知道我还是给你说说吧,我们丢的东西叫大补丸,几个月前突然出现风靡开来,宛如秋风扫落叶般席卷整个剑南道绝大部分地区,每一瓶只有一颗,价值一金,服下之后能大大改善体质,有病治病没病强身,数量足够的话,足以让普通人都有机会成为武者……”

  刘秀静静听着没有打断,眉头却是微微皱了起来。

  所谓的大补丸完全是他刚才观察过,压根就不可能有老人所说的功效,分明只是一些木屑石粉之类的混合物而已!

  在老人说那番话的时候,他的表情不是激动而是厌恶自嘲。

  接着那老人继续道:“这种东西的出现,一下子无数人都疯了,砸锅卖铁都想卖,毕竟谁不想自家后辈成为武者,但大补丸太过稀少,想买得需要人脉,有人看到了商机,发动人脉开始大量囤积想发大财……最后你也看到了,就是眼前这样,所谓的大补丸根本就没有任何功效,骗人的玩意,无数人因此倾家荡产!”

  听完老人的述说,刘秀眉头深皱,眼中更是闪过一丝凌厉的锋芒。

  老人说的那些,分明就是安-利(传萧)啊,而且还是手段及其粗糙大安-利,当然,这只是对于刘秀来说,但纵然如此,依旧有无数人被席卷进去了。

  安-利的可怕刘秀当然清楚不过,简直就是黑了心的人才干得出来的事情。

  那么导致这一切的人会是谁呢?

  刘秀从未怀疑过这个世界人们的智商,要说有人搞出这种手段他一点都不怀疑,然而让他最怀疑的人却是李长安。

  因为刘秀当初无聊的时候给李长安科普过安利这种东西。

  如今安利出来了,不知道害了多少人,如果真是李长安做的,刘秀估摸着自己得返回临江城清理门户了!

  不过他没有冲动行事,又问了问老人一些问题,得知安利这场事件已经过去,如今已经平息下来了,将大补丸倾倒在怒涛江中是人们的一种发泄也是在进行销毁。

  最后,刘秀忍不住好奇问:“老人家,按理说大补丸这种东西的出现一定残害了无数人吧?倾家荡产啊,多少人得绝望到疯吧,但我观大家只是在丢弃销毁却并未见太多绝望之色,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搞出这场事件的幕后黑手还算有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南山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我不想继承万亿家产只为原作者石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石闻并收藏南山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