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实话,如无必要,苏阳也不想击杀黑暗三魔,因为这与苍穹集团的利益不符合。

  毕竟不管怎么说,苍穹集团接下来要施行的政策,就是绝对的中立,不会主动参与任何战争之中,除非你们招惹了我苍穹集团。

  故,想要保持中立,十大恶族的态度十分重要,必须得到每一族的认可。

  因此,即便是思想都已经完全扭曲,变态级别团结的黑暗命树族,既然作为十大恶族之一,自然也在这个被认可的范围内。

  不然,以黑暗命树族的尿性,真杀了它们的族人,它们可不管你苍穹集团是否中立,又是否能够给黑暗命树族带来无穷的好处,仍固执的直至一方完全毁灭,方才善罢甘休。

  基于此,黑暗三魔赤魔树焰、病魔树瘟、疯魔树狂还真跟烫手山芋一般,不好杀。

  当然,不好杀,并不代表不好打。

  苏阳从一开始就不打算击杀黑暗三魔赤魔树焰、病魔树瘟、疯魔树狂,他要做的就是把它们给打的动弹不得,老老实实的,后面再也不敢惹事为止。

  不过,关于这一切打算,苏阳并不会表现出来。

  甚至,苏阳非但不会有所表现,还要完全一副不杀黑暗三魔赤魔树焰、病魔树瘟、疯魔树狂,就绝对誓不罢休的架势。

  皆因,若非如此,又如何震慑住黑暗三魔赤魔树焰、病魔树瘟、疯魔树狂,让它们老老实实的,直到最后都不敢再惹事。

  就这样,面对赤魔树焰的要挟,苏阳无动于衷,反而下手更快更狠,完全就是一副滚刀肉,不死不休的架势。

  对此,黑暗三魔赤魔树焰、病魔树瘟、疯魔树狂也拿捏不定。

  毕竟,苍穹集团不同于一般的诸天遗民、黑暗之民,他们来自一个黑暗命树族向往的干净世界。

  而对于这个干净世界,黑暗命树族除了知道那里拥有适合本族生长的环境,能够改变黑暗命树族的命运之外,就再也没有任何了解。

  甚至,可能那个适合本族的生长环境,也是黑暗命树族臆测出来的,没有任何的证据。

  故,黑暗三魔赤魔树焰、病魔树瘟、疯魔树狂基于这些不完全的情报,认为苍穹集团可能真的不怕黑暗命树族的报复,大不了不再进入源界,回到那个干净的世界,黑暗命树族就再也拿苍穹集团一点办法都没有。

  除非,黑暗命树族有本事能够击杀三大主宰,否则就算杀光了圣境的修士,也别想打破进入大天道三千域之界的大门。

  很显然,对于三大主宰,黑暗命树族是有一定的了解,知道他们非常强大,所以长久以来只是在收集情报,和观察圣境的一举一动,没有任何进攻圣境的意图。

  但,那都是黑暗命树族自己的事情,苏阳不会提供圣境的情报,尽管苍穹集团已经跟圣境闹崩了。

  同样的,苏阳也不会让黑暗命树族知道苍穹集团的真实情况,更不可能让黑暗三魔赤魔树焰、病魔树瘟、疯魔树狂知道苏阳压根就没有打算杀它们。

  就这样,黑暗三魔赤魔树焰、病魔树瘟、疯魔树狂错误的判断之下,直接误会了苍穹集团的真正战略意图。

  而错误的情报和判断,自然会做出错误的选择。

  这时候,黑暗三魔赤魔树焰、病魔树瘟、疯魔树狂直接就怂了。

  只见赤魔树焰毫无底线的说道:“我们投降,我们认输,我们接下来不再跟苍穹集团作对,并且愿意跟苍穹集团递交友好关系,和放弃这一次的金鳞争夺,大家一起合作共赢。”

  苏阳顿时直觉的一阵无语,知道黑暗三魔真的服软了。

  可,苏阳依然没有罢手的意思。

  皆因,这可是黑暗时代,每一个生命都是那么的阴险狡诈,出尔反尔早就习以为常,谁又可以确定,黑暗三魔赤魔树焰、病魔树瘟、疯魔树狂是不是真的认输?

  且不说别的,暗黑巨灵族被苍穹集团设计,被逼放弃这次夺金鳞之争,可依然还是没有放弃战斗,联合其余七大恶族,组成联军,围攻苍穹集团。

  同理,黑暗命树族也可以这么做,吃了那么大的亏,怎么可能不报复回来?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万一黑暗命树族效仿暗黑巨灵族,继续给苍穹集团使绊子,那么苏阳放过黑暗三魔赤魔树焰、病魔树瘟、疯魔树狂的行为,就是对苍穹集团的不负责任。

  既然如此,苏阳觉得还是把黑暗三魔给打残了,封印了,彻底断绝它们接下来还参与任何战斗的可能性,反而更加值得安心。

  于是乎,苏阳面对赤魔树焰的话,仍然不闻不问,继续率人狂轰滥炸。

  眼看苏阳没有任何罢手的意思,黑暗三魔赤魔树焰、病魔树瘟、疯魔树狂真的已是绝望了,深知再不做些什么,真的会遗憾终生了。

  正所谓蝼蚁尚且偷生,黑暗命树族这么惜命和怕死,它们为了活下去,挣扎的力度自然会更加剧烈。

  只见树魔缠绕而成的植物巨球,开始在神月战弓号的拖拽下,剧烈无比的挣扎起来,并以特别剧烈的方式变化形态。

  首先,是手脚从植物巨球之上长了出来!

  然后,球状身体开始拉伸,于无数植物的扭曲状态之中,变成一个消瘦的身体。

  最后,树魔化作的植物巨球,直接变成一个巨型树魔,在黑暗三魔赤魔树焰、病魔树瘟、疯魔树狂的通力操控之下,发出一声怒吼和咆哮。

  “咦?还可以这么玩?”苏阳发出一声意外和惊讶,但神色的变化并不大,眉宇间仍充满了邪逸和坚毅,冷酷的注视着巨型树魔,做好了一切激战的准备。

  可是,苏阳再一次低估了黑暗命树族的底线。

  只见这巨型树魔成型以后,就立刻拔掉身上缠绕的缆绳,以绝对的优势成功脱困。

  对此,苍穹集团一方也不觉得意外,毕竟这些缆绳虽然很坚固,但并不是什么强大的法宝,平时真的只是为了拖东西使用,并且用的机会还不多。

  这样的缆绳苏阳一刀都能削断几百根,若是这众多树魔化作的巨型树魔还不能够挣脱,那才是真正的让人觉得意外呢。

  只不过,比起这些意料之中的事情,真正让苍穹集团大吃一惊的是,黑暗三魔赤魔树焰、病魔树瘟、疯魔树狂在操控着巨型树魔成功挣脱以后,二话不说,立刻扭头就跑。

  跑?

  跑了!

  刚刚做好准备大战一场的苍穹集团,一时间竟然也反应不过来,看着巨型树魔越跑越快,仿若能够追日逐月,脚下生风,一步十里,几步就要完全消失在灰雾之中。

  追!

  苏阳哭笑不得的喝骂一声,神月战弓号在小天脑智能分身的自动驾驶之下,虚空划过一个飘逸的弧线,就朝着巨型树魔逃跑的方向,奋勇急追。

  而神月战弓号的速度自然不屑多说,当完成加速以后,其所能够产生的动能和速度,会进入一个让任何人都震惊的高度,恐怕就连三大主宰都别想轻易追上。

  故,巨型树魔的速度虽然非常快,可是也别想快过神月战弓号。

  几乎在短短三个呼吸不到的时间,神月战弓号就已经完成加速,轻松追上巨型树魔,仿佛卫星一般环绕,方便苏阳等人继续狂轰滥炸巨型树魔。

  就这样,只见苏阳率领着伙伴们,及五百虫武神,稳稳站在神月战弓号之上,各种招式一刻都不停歇,猛烈的轰炸着巨型树魔。

  只是这巨型树魔似乎完全继承了先前植物巨球特有的坚固,各种力量轰炸在上面,造成的伤害微乎其微,只能看到一层层树枝、树皮往下掉,却难以伤到核心。

  很显然,这将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拼得就是谁更有耐心。

  然,苏阳不准备在这方面多耗时间,因为他担心迟则生变,尤其是先前黑暗命树族曾经说过其余七大恶族正在赶来支援的途中。

  既然如此,那就不得不使用一些常规手段了!

  只见苏阳目光冷冽,断喝道:“攻击这巨型树魔的左腿膝关节,先断其一足!”

  伙伴们和五百虫武神听令,立刻开始激活,瞄准巨型树魔的膝关节开始狂轰滥炸,各种大威力的招式,竭尽全力的施展出来。

  轰隆~!

  由于膝关节的脆弱,及伙伴们和五百虫武神的全力一击进行集火,即便是这巨型树魔坚固无比,也要有些吃不消,被硬生生轰断,整条左腿都掉了下来,导致奔跑中失去平衡,将要摔倒下来。

  可是,眼看着巨型树魔就要摔倒的时候,强大的生存能力,及植物独有的强大恢复力,让断腿的创伤面,同时生长出大量的藤状植物,互相缠绕,企图结合在一起。

  好在,苏阳早就有所准备,一直酝酿中的一刀含而不发,抓住这个机会突然爆发,一刀斩断刚刚新生长出来的植体,并抓住左腿完成封印,收入一个特殊的金属装置之中。

  只是,让人没有想到的是,即便是一条左腿,生命力也特别的顽强,在被封印的金属盒中剧烈挣扎,努力的想要破开封印逃脱。

  “哼!”苏阳面色冷冽的轻哼一声,强大的天道劫雷扩散开来,完全缠住金属盒,令那一根根钻出来的植物枝桠,受刺激的缩了回去,再也不敢造次。

  至此,巨型树魔的左腿被封印,直接造成一个巨大的损伤。

  无可奈何之下,巨型树魔只能耗费能量,通过减少体积,重新再次长出一条腿,继续维持着逃跑的速度不变。

  并且,这一次巨型树魔学乖了,身体上长出一面面坚固的滕盾,各种关节的薄弱处都加厚加粗,通过牺牲一些灵活性来增强关节处的防御力。

  然,苏阳却一点都不在意,只要巨型树魔继续维持这个造型,解决的办法总比困难要多。

  更重要的是,伙伴们早就已经配合默契,知道苏阳接下来要做什么之后,战斗的风格立刻紧随其变,开始着重进行破坏。

  其中,聂凌波的心剑之术,起到了至关紧要的作用。

  皆因,心剑之法,防不胜防,并不是直接攻击外在防御,重点攻击的乃是心灵。

  很显然,外在防御虽然十分的强大,但心灵方面的防御未必就够强了。

  不,并非如此!

  黑暗命树族精通寄生和夺舍,自然天生拥有强大的精神力,否则如何压制住本体的意识和心灵,成功进行同化和夺舍。

  故,比起外在防御,黑暗命树族的心灵力量也同样强大。

  好在,聂凌波的心剑之术,锋利无比,且修炼的第五条大道本源结构,乃是转破心灵防御之法。

  心剑一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苍穹九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我不想继承万亿家产只为原作者风起闲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起闲云并收藏苍穹九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