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接着他拔下自己胸口的匕首,朝着北辰越晃了晃道:“看见没有,三哥府中的特制匕首,你猜……父皇会不会为了你再次废太子呢??”

  北辰越强忍着脑海中的眩晕,努力地往前迈了一步,想要去喊人过来。https://

  然而北辰风却是朝着他笑了笑道:“别白费力气了,匕首的前端被我抹了毒药,你越是动得厉害,毒性散发地越快,这一次,看谁还能给你冲喜,看谁还能救你!!”

  “哦,对了,忘了说了,为了表示咱们兄弟情深,我给自己插得这一刀,也抹了毒药,可惜,我来之前就服用过解药了,所以,我最多跟你一同昏迷一段时间,然后我就会吉人自有天相地醒过来,而你……就去阎王爷那儿报道去吧!!”

  北辰风说完这句话之后,看着北辰越的眼神越来越涣散,这才扔掉手中的匕首,朝着帐篷外面大声喊道:“来人啊!!有刺客!!”

  北辰越倒下去之前,看到的最后的画面,就是严飞云和墨影两个人一脸焦急的神情朝着自己奔了过来,他们两个人似乎在大声喊着什么,然而他却是一个字都听不到了。

  ——

  北辰越昏迷的第七天,严飞云没有将他昏迷的消息散出去,夜国终于退兵,也同意和北辰国签订边境友好协议,答应十年之内都不会再开战。

  北辰国的士兵们欢呼着庆祝胜利,一个个迫不及待地开始收拾行装,准备凯旋回国。

  然而北辰**队的主帅帐篷里,却一点欢庆的气氛都没有。

  严飞云守在软榻跟前,看着躺在榻上了无生气的北辰越,忍不住转头朝着随行的军医问道:“怎么回事,都已经七天了,殿下怎么还没有要苏醒的迹象??”

  那军医瑟瑟发抖地朝着严飞云道:“回……回禀严大将军,这……越王殿下不仅伸手重伤,并且这伤口处已经开始发黑发紫,臣……臣看着……这好像是中毒的迹象??”

  “中毒??”严飞云猛地站起身来,朝着那军医声音冷峻道:“你的意思是,那匕首上有毒??”

  “这……就目前的情形来看,应该是这样的。”那军医结结巴巴地朝着严飞云道:“臣看隔壁帐篷的五皇子殿下,伤口处也开始发黑发紫了……想来,他二人是中了同样的毒。”

  “你他妈的,殿下中毒了你怎么不早说!?你他妈到现在才说!?”严飞云猛地上前一步,伸手扯住那军医的领子,便将他整个人都给提了起来。

  “严……严大将军饶命啊!!这……臣只是随军出行的军医,擅长的方向是对刀剑伤的处理,这下毒什么的,不是臣擅长的范围啊,而且这毒药无色无味,一开始也没有什么明显的中毒迹象表现出来,臣一时之间没有发现……也……也是正常的……”

  那军医脸色惨白地朝着严飞云道。

  正常来说,随军出行的军医们,品级都不是很高,他们大都擅长处理外伤或者是治疗伤风感冒,毕竟战场上刀剑无眼,有输有赢,万一输了,军医也会变成战俘,甚至会因此而丧命。

  是以品级高的太医们,或者是医术极为高超的大夫,除非是皇上御驾亲征,否则是不会轻易随军出行的。

  严飞云瞪着眼前满头大汗的军医看了半晌,终于松开了拽着他衣领的手,接着有些烦躁地朝着军医问道:“那现如今怎么办,你可有什么法子医治越王??”

  “这……”那军医用力地咽了一下口水,小心翼翼地朝着严飞云回答道:“这几日,越王殿下的伤势越来越严重,臣虽然已经给越王殿下敷了药,却仍不见好转,眼下又发现越王殿下中了毒……臣……臣恐怕……”

  他抬起眼皮来,小心翼翼地看了严飞云一眼,然后声音低低道:“臣恐怕,越王殿下是熬不过今夜了……严……严大将军还请节哀啊……”

  严飞云在听到军医的这句话之后,气得脸色都发白了。

  他深吸一口气,朝着那军医吼了一声“滚”之后,便转身,走到软榻跟前,坐了下来。

  “越兄……”严飞云声音颤抖着朝着北辰越道:“你要坚持住!!我已经让墨影去接小嫂子了!!我记得你说过,只要小嫂子待在你的身边,你便不会死……希望……希望你说的都是真的……”

  北辰越躺在软榻上,隐隐约约听到身边有人在不停地朝着自己说话,然而无论他怎么努力,都听不清楚那人到底是在说什么,他有些烦躁地睁开眼睛,看着严飞云坐在软榻旁边,默默地掉眼泪,忍不住有些好笑地开口道:“飞云大将军,想不到你也有跟女人一样哭哭啼啼的一天啊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萌萌小甜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我不想继承万亿家产只为原作者忘记呼吸的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记呼吸的猫并收藏萌萌小甜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