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家伙到底想说什么?”单子枫眉头皱得死死的,他本以为八思巴会在遗言里交代清楚许多经历,却没有想到却是在大放阙词,恫吓他们这些想启程去大禁地的人。https://

  关于大禁地,说句实在话,单子枫其实并不大想去的,他虽然贪婪,知道财富越多越好,在秦川的羽翼之下,他的财富已经够他挥霍无度,可以过上一辈子舒适的日子,所以他对于这种冒险的日子并不是特别感冒。但是他更清楚,他的一切都是秦川给的,如果没有秦川,他什么都不是,秦川只要动一根手指,便可以彻底地把他从人间抹消。他比任何人都知道秦川的实力有多么可怕。

  古风淳不理会单子枫的牢骚,继续读了下去:“一度以为,我是这个世上最具有智慧的人,但此刻我才知道,我是无数年前,被命运早已经安排好的棋子,命运要我到达那水城里拿到轮回印,不是为了大元帝国,不是因为大海一样广瀚伟大的成吉思汗与长生天的约定,而是因为我就是这一颗棋子,我之所以能够这样,只是因为,数百年后,会迎来那个唯一的圣者(八思巴),让一切在他手中结束或者终结。”陈四已经粗略地看了八思巴的遗言,所以听得不怎么耐心,他弯腰下去拿起一个纸包,慢慢地打开后,他再拿起那火浣布一抖,一件牙黄色的长袍便出现了眼前。这长袍看起来跟一件古时候的衣服差不多,除了看起来比较旧一点外,还真没有什么特别。

  单子枫的眼神马上就被这火浣布吸引了过去,唐麦秋和罗小丹也从后面走了过来看稀罕,罗小丹见陈四一脸微笑的东西,又见到这所谓的火浣布并没有什么奇异,心里颇有失望,她忍不住摇了摇头,心里想道:“这就是火浣布?也太言过其实了吧?看上去就像是涤纶的,能挡得住火烧吗?”不止罗小丹一人这样想,单子枫和唐麦秋都很是失望,看样子是上当了,传说的东西不可信啊!

  陈四不说话,却是用手不停地摩挲着手中的袍子,这时候单子枫也开始拆其余的油纸包,企图从里面发现其他的东西,但是很可惜,除了还有袍子外,就只有一些面纱或者手套,最后单子枫还发现,有两双用这种牙黄色的布制成的靴子。

  古风淳念到了这里也停了下来,陈四扭过头来问道:“怎么不念了?”

  古风淳耸了耸肩膀说道:“接下来的不是八思巴文,我看不懂了。”陈四点了点头,说道:“好像是有麽麽一段像是用密文写的,但是那又与我知道的那种密文不大一样,应该是衍生出来的文字,要解读需要点时间,先不理它,来试一下这浣火布制成的衣服先,不多不少,刚好两套。”

  古风淳顾着埋头翻译,没有想到自己读到最后,大家的注意力都已经放在了火浣布上了,他一看那火浣布,顿时两眼城了一道黑线,嘴里冒出了所有人都在质疑的问题:“我晕,这就是火浣布,也太,太简朴了吧?……”他本来是想说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夏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我不想继承万亿家产只为原作者拉风的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拉风的树并收藏夏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