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过了半宿,秦川两手放在背后,仰天呼出一口雾气,幽幽说道:“我记得,我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这里还没有阳关,也没有这敦煌石窟,只有猎猎劲风和苍凉的落日,那时候,.com”

  陈庆之心里一动,嘴唇一动,但是却没有说话,他觉得奇怪,这话不像是说给他听的。https://秦川却转回了头,问道:“陈子云,你有过心爱的女人么?”

  陈庆之点了点头。心里涌上一阵温柔,说道:“那是自然,我的妻子云四娘便是我最爱的女人,我们青梅竹马,两小无猜。”陈庆之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扬起一阵微笑。一身白衣在这苍凉的月光之下和凉风之下,显得格外的飘逸潇洒。

  “如果有一天,你失去了她,你会不惜一切代价把她找回么?”秦川冷冷一笑,问道。

  陈庆之愕然了一下,他想不明白,为什么秦川会问他这么突兀的问题。不过他很快便点头说:‘那是自然,我会不惜一切代价找回她。包括我的性命。”

  “哼,说的倒是容易。”秦川摇了摇头:“假如你是一国之君,她却是是个平凡百姓呢?如果你爱她你便要舍弃你这花花江山,甚至你和你的江山都要万劫不复,千秋万代,你都要受人唾骂呢?”秦川说到这里,眼睛一直盯着陈庆之的眼神。他的眼神如明镜一般,想推诿撒谎,似乎一眼就能够看穿。

  陈庆之果然一愣。江山,美人。两者都很难取舍。自古英雄难过每人关,可江山如此多娇,无数英雄竞折腰啊!

  陈庆之想了一下,他脸色依然平淡,笑了笑说道:“如果那个是我的四娘,我依旧是爱她,选择她,保护她。我爱她,她就是我的全部,我的江山。只有在她眼里,我什么都是,没有她,举世之誉加身何益?有她,举世之沮于身何妨?只有她知我,爱我,疼我,微我付出一切,得此一人,天下予我何干?”陈庆之眼里突然溢出一丝泪水,缓缓说道:“我出身寒门,自小父母双亡,是四娘偷偷省下她的口粮让我果腹,她为了我,不去学女儿家应学的女红刺绣,却央家人给她请了教书先生,白天苦学,夜里却偷偷跑到柴房教我识字,说起容易,做起来谁知有多难?八年如一日,她天天如此。我从军后,她拒绝了多少名门高士的礼聘,毅然等我的回来,你说这样的女子,我能不为她她舍弃一切么?”

  陈庆之道出了这段个人经历,让脸色冷傲的秦川终于动容了一下。这还是陈庆之第一次跟人道出自己的艰辛往事,说出来后心里也有一种舒服的感觉。不过他一直都欣慰,自己有个好妻子而感动不已。魏晋时期,稍有权势的男人三妻四妾正常不过,可是陈庆之却坚守如一,可见他对妻子的敬重有多深情。

  秦川叹了一下,缓缓说道:“不错,有妻如此,夫复何求!”说完,他一甩衣袖,向着莫高窟一边的石窟里走去,喃喃自语道:“曾经也有这么一个女人陪在我的身边,可我却没有好好珍惜,等失去了以后,才后悔莫及;我一定要把握好这一次机会,回到她的身边,不管要付出多大的代价,去他的万里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夏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我不想继承万亿家产只为原作者拉风的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拉风的树并收藏夏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