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

  之前唐麦秋是赞同试一下密码的。http://他对机关的了解不如肖忠华。这一点,陈四误会了肖忠华,很二的那个是唐麦秋。不过肖忠华却也没有让陈四失望。隔着厚厚铜壁传出来的声音和震动,根本让这个老军人感觉不到是炸弹爆炸的声音,他顿时就做出了反应:从坚持要用炸弹炸开铜转向另外一个比较温和的方式:用密码!密码肖忠华是知道的,他二话不说,马上就扑到了密码轮旁边,快速地转动了起来。

  肖忠华此刻想到的是,里面的机关已经触动,那绝对不是什么好事,输入密码会早成什么后果他不知道,不过,就算再坏,也比不上现在吧?里面的机关都已经启动了,再不做点什么,陈四和古风淳都可能死在里面!

  “呼……”古风淳吁出了一口浊气,昏昏沉沉地站了起来。

  “我还活着?”古风淳第一句话就是这个。他看了陈四一眼,陈四正在用力地摇头,看样子,陈四也被手榴弹爆炸的声音弄得晕头转向了。

  “不错。我们都还活着。”陈四不知道自己和肖忠华两人会出现如此不默契的时候,不的一场危险的来临。“老肖听到这爆炸声,应该知道我要给他传递什么消息了。”恢复了听力的陈四,顿时就送了一口气。检查了一下手榴弹爆炸的威力,陈四还是很满意的。虽然铜门没有被炸开,可是却也炸出了一个直径约有三十多里厘米的深坑来,如果炸弹充足,完全可以炸出一条出路来。陈四并不担心手榴弹的事情,他那群手下,手榴弹每人的配置都不少。本来是为了应付秦川的,可是现在却提前用来对付笨重的大铜门了。

  脚下突然轻轻一震。古风淳惊讶地看了陈四一眼,这可不是什么好的征兆。

  陈四脸色却是大变了起来。他的脸色变得很古怪起来,说道:“老肖那家伙不会那么傻吧?”说这话的时候,陈四的声音都有点变了。

  “陈四,你看。”古风淳的声音一下子就变了起来。只见那青铜模型里面的水银开始慢慢地涨了起来,刚开始的时候很慢,可是很快涨到了用肉眼可见的速度,再一会,这水银就漫出了青铜模型,在密室中随意流动。不少水银已经顺着地面,朝着门口的位置慢慢流了过来了。

  “我擦!”陈四心里已经断定,肖忠华那群人,真的有人去触动了密码轮。而陈四几乎可以断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的,一定就是肖忠华,因为在他的队伍里,唐麦秋是新来的,还不足以服众,只有肖忠华这个家伙德高望重,很有信服力。

  “这个二货!”陈四游忍不住骂了一句。

  “这时候还有心情骂人!”古风淳白了他一眼,眼睛就朝着周围仔细观察了起来。在面对真正的绝境时候,古风淳已经学会如何让自己变得平静和警惕。这是陈四传授于他的技巧,而古风淳也越来越炉火纯青了。“还是赶紧找找有什么机关能够让我们脱险为好,这个密室够大,这些水银浸泡满,还需要不少的时间呢。”

  “嗯,以目前的速度增长,需要两个小时,不过这个速度还是会翻倍的,我们顶多还有三十分钟而已。”陈四眉头一皱:“而且,根本不需要完全淹没整间密室,只需要淹没我们头顶就好了”陈四的话中有点悲观,不过这话更像调侃。

  说实在的,死亡对于陈四来说,早已经是家常便饭。死亡一次,只不过是他一次痛苦的复活轮回之旅。对于这些,他早以看淡。只是古风淳不像他这般,要是在这里把古风淳给整死了,那以后他的一切计划就落空了。古风淳究竟有多重要,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我们还有面罩,估计还可以多支撑一点时间吧。”古风淳显然比陈四乐观许多。

  两人一边沿着墙壁周围快速走去,一边对话。听了古风淳的话,陈四冷笑了一下,说道:“你有在水银里浸泡过么?”

  古风淳摇了摇头,不够他却知道旁边的这位仁兄,曾经穿着邱晖燕给自己的隔热服,在水银池里畅快地游了一把。“这种感觉你绝对不想体验的。就好像你被夹在了墙壁里面,每一个细胞都被它挤压地痛苦异常,而你想从里面前进一步,都得耗费你巨大的力气。而且,你身上还得有一件能够承受的住这种挤压的衣服才行。”陈四回忆着在焚灵宫里面不爽的往事,脸色很是难看。

  古风淳听得头皮发麻,心里那乐观的情绪一扫而空。他差点就忘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夏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我不想继承万亿家产只为原作者拉风的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拉风的树并收藏夏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