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雨牧也痛苦地发出了一声呻吟。http://陈四把血包放到古风淳的手中,说道:“把它抬高一点,让它自己滴落。”然后他又用银针密密麻麻地扎了达雨牧一身。良久他才说道:“好了。”

  达雨牧脸上痛苦的神色也得到了缓解,只是整个人流血虚脱之后,陷入了轻度昏迷当中。陈四抱起达雨牧,把他转移到了干净的地方去。

  见达雨牧性命无忧,古风淳这才松了一口气。只是整支队伍被掠食兽重创,如今战斗力已经大为减弱了。别说枪弹的消耗,就拿人员伤亡來说,损失已经超越了陈四的心理承受。

  纳尔逊的手下十余人已经全部死伤殆尽。虽说纳尔逊这一支力量陈四也很是忌惮,可是却是陈四用來制约秦川的重要力量之一。而除此之外,陈四自己的队伍也损失惨重,跟随进來的船员已经全部伤亡,剩下的依旧是他的老班底,而这些人也是受了不同程度的伤,战斗力大为减弱,且不说这神庙里面还有什么危险的生物,就算是平安无事,当他们遭遇秦川的时候,已经可以料想对抗的结果。

  陈四的心情很是沉重。如今与秦川之间的平衡已经打破,那接下來的路程就变得更加艰辛了。古风淳的注意力却沒有放在这里。

  人员伤亡的惨烈虽然让古风淳很是吃惊,但是由于之前已经见识过被撕成碎片的米国大兵,所以他也已经适应过來。他的注意力更多的是被深渊两侧的瀑布给吸引住了。咆哮着的瀑布声让他忘记了周围的一切。

  “风淳,你在干嘛?”罗小丹很是不解古风淳的发呆。

  “这两条瀑布很奇怪。”古风淳说道。

  “这个我们早就注意到了,而且悄无声息的,很怪异。”罗小丹蹙起了眉头。

  “沒有声音?”古风淳一呆。“你沒听到这瀑布的声音么?”古风淳有点惊讶了。之前他听到这瀑布的水流冲击声的时候,陈四已经表示沒有听到。在那边的时候,他还以为是自己的听力过于敏锐的缘故,所以听到了常人不能听见的声音。可是此刻看來,这并不是陈四一人的原因。这是现场所有人除了他之外,其他人都沒有听到这瀑布的声音。

  “是啊!难道你能够听到?”罗小丹很是惊讶地反问道。见到古风淳一脸凝重的样子,她也已经猜到了答案了。

  “奇怪,怎么会发生这样的现象?”古风淳很是不解。这瀑布巨大的水流声冲击着他的耳膜,可是罗小丹并不不算大声的声音他也清晰地听到。这很不可思议。

  “其实这很合理。”索仁嘉措突然來到古风淳的身旁。很显然,他很留心听古风淳说话。

  “哦,上师有什么见解?”古风淳微微颔首问道。索仁嘉措一身是血,这是刚才给众人包裹伤口时候沾染的。他眉宇间还带有一丝悲痛的神色。他带來的喇嘛死了两个,很让他揪心,就算有大法力的人,也抹不去这一股悲伤。

  “因为你与众不同。”索仁嘉措说道,“你自然可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夏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我不想继承万亿家产只为原作者拉风的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拉风的树并收藏夏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