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淳还沒有反应过來,那喇嘛就两手合十,说了一声:“佛祖保佑你”,然后又从身后的一个小僧人手中接过了一条哈达,以同样的方式套在了陈四的脖子上。http://

  “这……”古风淳知道这是藏人的习俗,他有过一段时间在青海训练,在那里的藏人聚居区里,他每次送些物资过去资助当地的穷人时候,都能够收到这样的哈达,这是藏人的祝福方式。

  古风淳还沒有來得及说话,那喇嘛就开口自我介绍:“古风淳先生,我是索仁嘉措,十四世班禅活佛的助手。你可以叫我索仁就好。”说完这话,他又对着陈四说道:“陈四先生,感谢您对我们藏传佛教的支持,前不久捐赠了一大批佛和法器经到了布达拉宫,这些佛典都是失传已久的,您的佛心就如珠穆朗玛峰一般崇高纯洁。”

  陈四却板起了脸,一脸肃然地说道:“我的捐赠是给的西藏人民和爱好何平的佛教信徒,不是给你们这些煽动民主分裂的流亡份子。”陈四说起这话來很是不客气。陈四知道,这索仁嘉措是属于什么阵营的人。说起话來也沒有丝毫的客气。

  这是当然的。任何正常人谁见到这些口中念佛却鼓动信徒流血杀人、自、焚的组织都不会喜欢,更何况还具有军人身份的陈四,那年零八,陈四苦心培养出來的一个少壮军官就是在拉萨被这个组织鼓动起來的暴徒给杀害,陈四当时就怒发冲冠,就想带着肖忠华等人去印度阿三那里血洗这些人的老窝,结果042和局那边的研究都有了新的进展,更何况这事情整个国际社会都关注着,国家不原意招惹麻烦,所以也就被压了下來。后來在可可西里遇到了藏青会的人,陈四下手才那么狠,完全不留给他们活路,杀人如躲西瓜一般,完全沒一点心理负担。

  “佛是沒国界的,更何况,我们本來就是藏人。”喇嘛沒有申辩什么,只是冲着陈四微微一笑。他说这话只是为了试探一下陈四的态度。很显然,陈四对他们的态度从來就沒有变过,一如既往地死硬。对他们深恨痛绝。陈四却一撇嘴,说道:“你们还是么?”冷冷一笑,说道:“一个在自己的土地上屠杀自己同胞的人,还敢说是那里的人么?”索仁嘉措眼光黯然,无言以对。

  纳尔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对西藏的认知完全都是n这类的西方媒体报道里所胡说八道的那些。不哪知道实际情况。古风淳也很是惊奇,不过他惊奇的不是陈四对索仁嘉措的态度,而是索仁嘉措所说的那些话。陈四什么时候像布达拉宫捐赠过佛典法器了?

  古风淳不知道是情有可原的。因为陈四捐赠这一批物品的时候,古风淳还在局的监狱里面。这些佛典和法器,全部是在可可西里高原里那个神秘山洞里发现的那些。陈四虽然知道这是一笔巨大的财富,可是他并不为所动,很快就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夏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我不想继承万亿家产只为原作者拉风的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拉风的树并收藏夏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