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四海摇了摇头,呼吸有点急促,说道:“你再看看盒子里面的那块蜀锦。https://”

  古风淳依言,异常小心地拿起盒子里面的那一小块锦帛,他担心一不小心,这块蜀锦就碎成了灰烬。在考古发掘中,很多的织工精美的锦帛都是在接触空气后瞬间化为乌有的例子比比皆是,古风淳不得不小心对待这些丝织品。这一小块蜀锦约莫就一个成人的巴掌大小,上面的图案早已暗淡,而那些暗淡的图案看上去就像一幅简单的地图。古风淳叹了一口气说道:“这块蜀锦的历史恐怕不下两千年了。”

  罗四海点了点头,说道:‘不错,很久之前我就化验过了,是两千三百年前,巴蜀一带最好的纺织品。而我发现这块蜀锦的时候,它正包着这一个圆环和那一块双夔龙玉璧。”

  古风淳一呆,两眼直直地看着罗四海。古风淳一直以为,罗四海顶多是关于这些秘密的知情者,但却料想不到罗四海竟然是个参与者。

  罗四海见古风淳神情怪异,说道:“事情还得从头说起。这件事牵涉的人与物都很多很杂,要说起来涉及的人和事就太多了,如果不是因为你猜出了我给出的谜题,我想我会把这个秘密带入棺材里,对谁也不会说。”

  古风淳点了点头,不想说话打断罗四海的的思绪。他本来就是一个很有耐心的人,关于这类讯息,他当然是想知道越多越详细越好。

  罗四海把右手支了起来,托住了下巴,声调渐渐低了下去,慢慢地述说了一段尘封已久的往事。

  那已经是很多年前是事了。罗四海没有忘记,那是1956年的秋天。

  罗四海的一个叔叔千里迢迢地从北京赶回了家乡罗家湾,探望了阔别数十年之久的故乡。这在当地造成了一场不小的轰动。因为,罗四海的叔叔威名早已四扬,是共和国的一名杰出的将领,一个军衔非常高的将军。

  虽说是叔叔,但是已经是个十六岁的少年的罗四海却还是头一遭见面。早在几十年前,这位堂叔就投身于革命,别说是罗四海,就算是罗四海他爹罗文峰,也已经有三十年没多年有见到他的亲弟弟了。罗文峰早些年有听闻,说他弟弟在哪路军里当了大官,还打了好几场大战,战功甚是显赫。罗文峰听了这些传闻,也不置可否。在那兵荒马乱的时代,当了军官并不一定就算什么好事。

  罗家在当地是一个望族,也是一个很早从外地迁来的。关于罗家的先辈,在当地倒是有不少传说,据说第一个迁到这里的罗家先人,是个高官,告老还乡后,便举家迁徙到了这个当时还与世隔绝的山区里,而另外一个版本是,罗家的先祖是个王爷的管家,后来王爷想谋逆,兵败后罗家的先人携带了大量金银珠宝逃窜到这个穷乡僻壤当中来,渐渐繁衍成了一个罗家湾了。这都是很古旧的时候的事情了,也没人知道发生在哪个年代。就算是罗家的人想知道自己家族的来历,也无从考起,因为族谱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弄丢了。隔了好几代人之后,先人的事迹早难觅痕迹。

  罗四海还记得的是是自己祖上哪一代人开始,就有了收集金石古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夏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我不想继承万亿家产只为原作者拉风的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拉风的树并收藏夏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