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并不是什么烟雾,而是一群正在振翅飞翔的昆虫。https://周鼎轩和叶涯回过神后,面面相觑,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那浅蓝色的”烟雾“不一会就飞了过来,“嗡嗡”声沉郁地撞击着他们的耳膜。周鼎轩和叶涯谨记着陈四的叮嘱,不敢妄动,静静地趴在地上,小心翼翼地看着这群诡异的小家伙。

  叶涯眼力明察秋毫,比周鼎轩好,当这些昆虫在头顶上盘旋的时候,他发现这昆虫个头特小,要不是群体活得,肉眼想一眼发现它们是非常困难的,他们身体就水晶一样通体透明,内脏又带有淡淡的浅蓝色,在头顶舞动起来就像一幅梦幻的风景。可是周鼎轩和叶涯却无心欣赏,正在紧张戒备着,心里充斥着疑问:这些神秘的昆虫是陈四引来的吗?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经过仔细的观察叶涯发现,这些昆虫应该属于蜉蝣类。叶涯知道,蜉蝣是世界上寿命最短的昆虫,大文豪苏东坡在他的《前赤壁赋》里就有一千古名句:“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粟”来感慨生命的渺小短暂;叶涯也知道,蜉蝣的种类繁多,在世界范围内有两千多种,而在我国,也已经发现了100多种,这种小生命在远古便存在于世间,经历数亿年的岁月洗礼。叶涯不去关心这种蜉蝣是不是一个新品种,他最在意的是,这种看起来非常可爱的虫子是不是有毒。

  就在他胡思乱想之际,那些浅蓝色的蜉蝣全部聚在了昏迷不醒的古风淳的头顶,形成了一个漩涡状,远远看去,颇有像个迷你龙卷风的感觉。

  那蜉蝣在古风淳头顶上盘旋了大约二十秒左右了以后,“噗”的一下子全落在了毫无知觉的古风淳身上,密密麻麻的,一下子,古风淳浑身都像笼罩了一阵浅蓝色的烟雾。周鼎轩和叶涯却差点尖叫了起来,要不是陈四已经严重警告过他们,有了心理准备,不然后果还真不堪设想。

  周鼎轩和叶涯霎时间浑身就皱起了鸡皮疙瘩。只见那群虫子在古风淳身上蠕动着,速度非常快,不一会古风淳衣服内外,口鼻处也爬满了蜉蝣,看得两人都觉得异常恶心,而陈四却对这情景处之泰然,仿佛早就知道是这个样子了一样。叶涯心里惊叹道:“难道这些蜉蝣会给古风淳治病?”他带着疑惑的眼光朝着陈四看去,陈四微笑地对着他点了点头。那张被血污弄得脏兮兮的脸笑起来显得非常难看。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那些在古风淳身上的蜉蝣就慢慢停止了活动,全部堆积在了古风淳的身上。陈四这时候叹了一口气,慢慢地爬了起来,对着叶涯和周鼎轩说道:“可以了,你们也爬起来吧。”他走近古风淳,用手轻轻地扫了一下厚厚堆积在古风淳身上的蜉蝣,然后用力地吹了一口气,无数浅蓝的小蜉蝣被他那一口气吹出了许远。

  叶涯和周鼎轩走了近来才发现,这群蜉蝣竟然已经死光了,心里不由地觉得诧异。刚才还是生龙活虎的,怎么一下子就死得那么彻底了。叶涯正准备凑过去帮忙,却被陈四阻止了,他说道:“你别碰,这些蓝蛾子身上带有鬼蝗的幼虫,这玩意生命力特强,要是还没有死绝的话,那就非常危险了。让我来就可以了。”

  “蓝蛾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夏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我不想继承万亿家产只为原作者拉风的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拉风的树并收藏夏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