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壁这头的玛格似乎有所感应,只觉得自己心中一沉,接着一种空荡荡的感觉瞬间出现。https://

  “怎么了?”和她并排着席地而坐的彼特察觉到了身边人的不对劲,开口问道。

  玛格摇了摇头:“我也说不清楚。”

  “玛格小姐……”彼特再次开口,却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情。

  “怎么了?”玛格歪过头来看着彼特,柔声问道。

  “你真的喜欢那个小子么?”彼特低着头,并没有望着玛格。

  玛格点了点头:“从见他的第一面……不,远从他在我梦里开始出现的时候,我就已经喜欢上了他。我从未见到过如此深情的眼神,更没有感受过这样奋不顾身的感情,我十分羡慕梦中的前世,也希望我自己同样能拥有这样珍贵的感情。”

  “但是玛格小姐,你有想过但丁先生的反应么?”彼特口中的但丁先生,乃是西西弗斯家族现任的族长,手握欧洲几大经济命脉,虽然为人低调,可是却大权在握。

  “父亲他那边……我也不知道。”玛格本想装作潇洒的宽慰一下彼特,可是想到了自己父亲的脾气后,心中却也是没谱。

  自玛格很小的时候,母亲就已经不在人世,是父亲亲手将玛格养大,但是对于这个本应亲密无间的父亲,玛格却从来没敢在父亲面前,吐露过自己的心情。

  她知道父亲从以前开始,一直想要的都是一个男性继承者,而母亲正是因为父亲的这份执念,在生下自己不久后便再次受孕,可惜就在母亲怀孕到第七个月的时候,家中遭遇了一场变故,母亲更因帮助父亲处理家中大小事务,殚精竭虑下,以至牵动了胎气。

  若当时就狠心舍去那个后来也没办法生下的、未出世的“弟弟”的话,或许玛格的母亲也不用因为种种原因,而难产身亡。

  从那时候起,玛格的父亲就从未在她面前露出过笑容,而玛格也知道,从母亲与弟弟一起逝去的那刻开始,自己就已经成了父亲寄托希望的替代品。

  或许替代的是母亲,或许代替的是那个从未见过面的弟弟,总之玛格从很早很早开始,就已经不再能只为自己而活。

  她在父亲的眼中,承载着父亲对母亲的思念,对弟弟的期望,以及是继承家族的唯一人选。

  活着的玛格,承担下了所有本不属于她的一切,虽然年纪轻轻,却已经开始替父亲分担了家族中的诸多事宜。

  在外人眼中,玛格是一个优秀到极点的继承者,可是在父亲眼中,她所做的却远远不够。

  玛格已经为了这个家族奉献了太多,可是父亲却觉得身为家族唯一继承者的玛格,所做的依旧远远不够。

  当那些足以轻松将人压垮的诸多压力,全部加注于自己身上时,玛格所做的只有默默接受。

  既然姓了西西弗斯的姓氏,那么她的命运,从一开始就注定了无法被自己掌控。

  于别的事上,玛格的父亲已经有着极为跋扈的态度,若是被他得知玛格竟然私自与那氏一族的继承人相恋的话,恐怕又不知要闹出多大的风波来。

  玛格叹了口气,对彼特说道:“被你这么一提,我倒觉得被人家关在这里还挺好的,起码不必回家去面对父亲。”

  “但丁先生一定会派人来救您的。”彼特也不知改如何劝慰玛格,只能十分笃定的对玛格说道:“您的安全,一向是但丁先生最在意的事情。”

  就算没有身上的求救装置,只要自己没有在规定的时间内回家,父亲就一定会动用一切力量,将自己的位置锁定。

  玛格情不自禁的想了曾经陪着朋友过生日,因为喝了几杯酒而忘记了回家时间,结果到了最后,夜店中竟然涌入了近百名雇佣军来抓自己的情景。

  还有一次,在露天音乐节上耽搁了不到半个小时,天空中就已经有私人直升机来强行接玛格回家。

  种种夸张事迹,全都是受到了西西弗斯家的当代族家主的指示才会发生。

  而这次,从未在没有通知家人的情况下,离开了如此长的时间,不知道家中的父亲,又会动用了多少夸张的力量来寻找自己。

  找到了又如何呢,堂堂西西弗斯家族的继承人与死对头那氏一族的继承人相恋,恐怕这份感情,不论是哪方都不会认可的吧。

  玛格再次叹了口气,望着彼特说道:“若我被家人抛弃,你还会跟着我么?彼特?”

  “我的命是您救得。”彼特认真的看着玛格的双眼说道:“与您的家族无关。”

  “可是平日里付你薪水的,可是我的父亲哦。”玛格半开玩笑的对彼特说道。

  “我并不在乎钱,我在乎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恶魔男友出租俱乐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我不想继承万亿家产只为原作者双叶圆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叶圆长并收藏恶魔男友出租俱乐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