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好冯氏和周心秀进来,见此都是惊了一跳,冯氏抱了儿媳就哭了,“海女啊,你可不能有事儿啊。平哥儿已经出门了,你再有事儿,你可让娘怎么活啊!”

  “呜呜,”海女没想到婆婆会待她如此,立刻就哭得不成样子了,“娘,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我自请下堂,我不想将军被撵出去,可是…呜呜,娘,我没脸见您啊。”

  “说什么傻话呢,又不是你的错。你是娘的儿媳,也是娘的孩子,平哥儿错了,不能你担着。再说了,你娘家也没人了,你离了咱家要去哪里。这就是你的家,你给我好好呆着,有娘一口饭吃,就不会饿到你!”

  冯氏喊了丫鬟,“快去喊娇娇,她那里有药。”

  夜岚看不得娇娇无精打采,想拉着她去书院看看,还没出门就听得海女发烧了,娇娇立刻赶了过去,给海女喂了退烧药,劝道,“嫂子,就是心事重,没有大病,宽心就好了。”

  冯氏这才放了心,嘱咐道,“海女,你别上火,赶紧把病养好,娘带你回老家,咱们过继一个好孩子,以后有人给你养老,咱们什么都不愁。那外边的野女人有孩子,咱们也不缺。”

  不想海女哭得更是厉害,“呜呜,娘,我不能生,是我对不起家里,对不起将军。”

  冯氏听得糊涂,以为林平寻了别的女人,海女自己当然不能生了。

  娇娇想了想,到底南边都知道了,家里这边也总有知道的一日,不如先揭开来,于是就道,“海女嫂子,先天有亏,不能生育。本来疯爷诊脉诊出来,我和二婶就商量给哥哥嫂子过继一个孩子,不想紧接着那个姑娘就上门逼嫁了。”

  不能生育?

  冯氏同周新秀都听得愣了,身为女人,生儿育女是本分,不能生育简直是大罪,碰到苛刻的婆家都会以此休弃儿媳出门的。没想到海女居然就着这般…

  不想,如今想想,她能不能生都没关系了,因为林平都被别的女人勾走了…

  冯氏拍拍海女的手,叹气道,“命苦的孩子,以后给你过继一个小子,好好过日子,别想那么多,家里没人嫌弃你。”

  海女想过婆婆会恼火,会嫌弃,唯独没想过婆婆会这么轻描淡写就揭过去。

  她直接滚下地,跪倒在冯氏脚边,死命给她磕头,“呜呜,娘,我以后一定孝顺您,报答您的大恩大德。呜呜,我要给娘做牛做马…”

  “哎呀,快起来,快起来!都是一家人,说的什么外道话!家里也不缺牛马,要你变牛马做什么!”

  冯氏赶紧把儿媳扶起来,眼见她额头都磕破了,渗着血,显见是何等的真心真意。她眼睛一酸,也是哭了起来,“都是平哥儿那个死小子,多好的媳妇儿,多好的家,他怎么就舍得!死小子,别让我看见他,否则打折他的腿!”

  婆媳两个抱头痛哭,惹得周心秀和娇娇也跟着抹眼泪,哭过一会儿,都觉得心头舒服了,四人才赶紧擦抹遮盖一番,毕竟家里还有老人呢,见哭声不吉利,也惹老人跟着伤心。

  当晚,林家大院儿分外的安静,大莲哄睡了小儿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重生之农门娇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我不想继承万亿家产只为原作者花柒迟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柒迟迟并收藏重生之农门娇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