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完晚膳后,崇仪已收拾得一身清爽,她和烟儿又帮孟娬准备沐浴用的东西。

  虽说孟娬第一次来到这里,可府里一切用度,长公主和烟儿都已经帮她置办齐全了。

  她这一来,接下来还有不少的事情等着她呢。所以长公主让她洗完澡好好睡一觉,明日便是新的开始。

  至于那鲜血淋漓的伤疤,谁都不要去碰,更不要去揭。随着时间过去,总会一点一点痊愈的。

  长公主从孟娬这里离开后,便回了自己院中。

  她不当着孟娬的面提,可不代表她不难过。她只要一想起阿临,便捂着嘴在房中偷偷地哭泣。

  她本来抱着奢望,想着孟娬会不会把那孩子救回来了,最后会不会带着他一起到了黎国。

  可惜没有。

  当初她离开的时候,万没有想到,就再也见不到阿临了。

  嬷嬷见了也不禁伤怀,劝道:“长公主别哭了,仔细哭坏了眼睛,明日让郡主瞧见,岂不是惹她担心。”

  长公主不断地深呼吸,极力平静,道:“我就是……就是痛心我的阿临……以往我与你们说过的,阿临是个懂事乖巧的孩子……怎么就会变成这样呢……”

  这厢,孟娬在房中沐浴时,从烟儿的口中得知,她在这黎国的名声算是响了。

  她先前在殷国做殷武王妃时的事迹不知怎的就流传到了黎国。近一两年里,她在殷国京城干的那些事,扳倒了谢家,揪出了潜伏多年的寿王,还临危不乱一步步逼得寿王谋反失败,最后再金蝉脱壳,都桩桩件件地传到了黎国来。

  黎国不少人都在等着她的到来,想见见她的真面目。

  第二日一早,烟儿便给孟娬梳妆打扮。

  长公主说,一会儿要带她进宫去,见一见她的舅父。

  以前孟娬只是听她娘提起,还一次不曾见过。她原想着,她这舅父大抵是黎国某位位高权重之人,却也没想到,他竟是黎国最位高权重之人。

  且看她娘在这黎国的情况便知,黎国皇丝毫没让她娘受到委屈。

  当初她让她娘避到这黎国来,是对的。

  孟娬着华服,配金丝玉坠发冠,看起来极为妥帖得当。只不过因她有些消瘦,更添两分落拓之感。

  以往她常着淡妆时清雅宜人,后来她着大红大紫的妆容时疯癫瘆人,而今她两者皆不占,一身华裳,肤白如脂,唇红如蔻,眉间清冷萧索,随着移步时金丝发冠在鬓发上摇曳轻晃。

  只一眼看去,美艳至极。

  长公主看着她自门中徐徐缓步出来,一时被惊艳住,继而心里惋伤。

  多少世事磨难才能洗出她而今这样的目光和神情。

  长公主忽而想起,那年山中,寺里的师傅所预言。不想到最后,竟一语成谶。

  所谓七窍玲珑,慧极必伤,大抵如此。

  长公主牵着她的手,携她出门,登上入宫的轿撵。

  进得宫门后,有宫人连忙往前去传话,亦有宫人恭恭敬敬地在前引路。

  这一路到黎国帝后所在的宫殿的途中,遇到一些后宫妃嫔还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良田喜事:腹黑夫君美如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我不想继承万亿家产只为原作者千苒君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苒君笑并收藏良田喜事:腹黑夫君美如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