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府门前戒备森严。https://

  魏来方才走到萧府的门前,远远的有数位身着白色甲胄,腰悬羽令的甲士便靠了上了,大声言道:“萧牧重地,闲人勿进。”

  魏来的脚步不停,脸上的面容冷峻,嘴里厉声说道:“我要面见萧统领!”

  夜色太黑,苍羽卫的甲士们并不能看清来者的容貌,只是从对方的语气与毫不停歇的脚步中大抵都能感受弥漫在魏来周身的杀机。

  他们的面色顿时凝重起来,数十人摆开了架势,取下了背上的神机弩,烈羽箭上弦,幽寒的锋芒直指魏来,想要以此恐吓住来者。

  但让他们失望的是对方的脚步依然没有半点停滞的意思,为首之人面色一寒,没了犹豫,大喝道:“放箭!”

  苍羽卫虽然在大燕臭名昭著,但能被选拔入苍羽卫的甲士都担得起精锐二字,令行禁止,不外如是。

  那统领此言一落,只听“咻咻咻”的破空之音响起,烈羽箭划破了夜色,拖着火翼,直扑魏来而来。

  眼看着那些烈羽箭飞射而来,转瞬便杀到了魏来的面门前,但魏来的脚步并未有半点停滞的意思,更为有半点躲避的心思。

  他大喝道:“孽灵!”

  四尊墨绿色的巨大人形生物豁然在魏来两侧浮现,他们的手中各自握有一把巨大的长剑,只见他们刚才凝聚出身形,各自便挥舞起了手中的长剑,那看似巨大的身躯却丝毫不显得笨重,长剑在他们手中被舞得虎虎生风,将那些个爆射而来的烈羽箭尽数抵挡在外。

  轰!轰!轰!

  一声声巨大的轰鸣之音响彻,那些烈羽箭尽数爆开,一时间尘埃四起。

  那位苍羽卫的统领显然感受到了魏来周身所弥漫的强大的气息,他并不停止对众人的命令,甲士们一箭落下,另一支烈羽箭已然上弦,只是十余息不到的光景,苍羽卫们便射光了箭筒中所有的烈羽箭。

  在这样数量的密集轰杀之下,就是四境修士也得饮恨当场。但那统领却依然有些不安,示意众人保持列队,最好大战的准备,而自己的目光却死死的锁定眼前漫开的雾气,想要看清其后的情形。

  一息。

  两息。

  ……

  直到数十息的时间过去,眼前的雾气渐渐散开,那人也终于可以看清雾气中情形。街道的石板被掀飞,碎砾落了满地,却唯独不见方才那人的身影。

  死了吗?

  他在心底暗暗想到,却又总觉不安,又沉着眉头在迷雾中看了半晌,直到百息的光景之后,终于确定自己并无任何遗漏,想来那家伙已经在烈羽箭的连番轰炸下,碎成了尸块。

  他暗骂自己太过谨慎,嘴里言道:“去看看那家伙有没有留下些什么,最好能弄清楚到底是谁。”

  他这样说罢,可身后的那些甲士们却并没有半点行动的意思。

  “怎么回事?不想干了……”习惯了对手下颐指气使的男人有些不满,嘴里喝骂道,身子便转了过去。

  一张脸出现在他身后与他不过咫尺之处,他微笑着看着他,说道:“阁下在找我吗?”

  男人一愣,心头正有惊惧蔓延,可眼角的余光却在这时瞥见方才站在他身后的那数十位苍羽卫的甲士此刻竟尽数倒在了萧府门前的台阶上。

  他顿时反应了过来,就在他寻找来者身影的档口,对方却已然接着雾气

  为障来到了后方将数十位苍羽卫屠戮殆尽。

  但对方是怎么将这么多苍羽卫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毫无声息的杀死的呢?

  男人想不明白。

  当然,他也没有机会再去细细琢磨。

  因为就在下一刻,那人的袖口中一柄黑色的匕首落出,在他的颈项一抹,他就带着这样的疑惑,永远的倒了下去。

  ……

  魏来踏着满地的尸首与顺着台阶不断下流的鲜血走到萧府的门前,不待他伸手推门,萧府的府门便自己打开。

  萧牧与萧蒙兄弟二人正迈步走来。

  原来萧家的家丁躲在门缝中一眼便看清了来者是魏来,他为人机敏便赶忙去府中寻到萧牧,这一来一去也不过百息不到的光景,可再回来了时,萧府门前便只余下了累累尸首。那家丁看着胆寒,低着头诺诺的退到了一边。

  而萧家兄弟中的萧蒙当初伙同天阙界的众人为难胡乐与他年迈的奶奶,被魏来搅黄了此事,不仅让他受了责罚,更失去了去往天阙界的机会。他的心底对魏来早已怀恨在心,此刻见着此景更是勃然大怒,指着魏来便质问道:“你在做什么?杀了这么多苍羽卫的甲士,你想让我萧家灭门吗?”

  魏来却是看也懒得看上他一眼,对着萧牧便问道:“萧统领呢?”

  萧牧不解魏来为何如此莽撞,但还是如实言道:“吃过晚饭家父便被州牧府的人叫去了,说是州牧大人有事寻他,至今还未回来。”

  听到这样回答的魏来眉头紧皱,他无法确定这一切是不是巧合,但总是隐隐有些不安——他的那位外公到底想要做什么?

  不过此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吞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我不想继承万亿家产只为原作者他曾是少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他曾是少年并收藏吞海最新章节